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4




天氣終於漸漸變涼了….這該死的期末考也逐漸接近。

 

阿政好像一點也不緊張,成天都在電腦前扮演「警察」或「匪徒」,CS有這麼好玩嗎? 不就從頭到尾”碰”來”碰”去,追個你死我活,不把對方殺光勢不罷休。

 

在一個星期五的傍晚回到宿舍,阿政竟然沒在廝殺。

 

“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三年二班周杰倫….馬上到訓導處來~~!!!!”

 

阿政竟然在聽音樂,還真難得。

 

「喂,阿政,你今天怎麼沒在打電動,星期五耶,不像你….」

「風紀處報告,風紀處報告,哲學一連宇哲…..馬上到風紀處來~!!」

阿政亂改了”三年二班”的歌詞,竟然開我玩笑。

 

「什麼鬼風紀處,你有病喔。」

「哈哈,你現在可是為了小恩朝思暮想的阿哲耶,當然要請風紀處好好的看管一下,免得你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來啦,哈哈哈哈…..」

「你現在是腦殘嗎? 我跟小恩又沒有怎樣,只是朋友而已。」

「現在是朋友,以後就不一定了吧?」

「誰知道,再說啦~」

「對了阿哲,我有一個高中學長念育達技術學院,在頭份校本部那邊的你還記得嗎?」

「誰阿? 」

「蕭岳恩阿,我好像跟你提過你記得嗎?」

「不記得了,他怎樣了嗎?」

「他有在好樂迪打工,聽他說現在平常下課在頭份店上班,然後寒暑假會回來台北的松隆店上班,好像在松山火車站那邊那一家。」

「是喔,還可以這樣喔?」

「對呀,不過我重點不是要講這個,他今天打電話跟我喇賽的時候,說松隆店有一個襄理超經典的,叫什麼LuLu襄理的,寫的網誌很搞笑,哈哈~」

「LuLu襄理? 女的喔?」

「這才奇怪,他說是男的耶。」

「男的怎麼會叫LuLu?」

「喔,他還有解釋一下,因為他姓盧,所以大學時被取了個外號叫LuLu,很白爛吧~」

「呵呵,有一點。那你去看過他說的網誌了嗎?」

「有阿~真的超白爛的,有分好幾個系列,有一個什麼”店襄理甘苦談”寫了十幾篇說,雖然我沒在KTV打工過,可是他寫得蠻好笑的,有蠻多爆點~」

「是喔,那晚上我來看看~說到打工,我也蠻想找個工作來作作,也快放寒假了說。」

「打工,那你想找怎樣的工作?」

「嗯….不知道,你覺得咧?」

「我沒有打工過,我又不缺錢= =」

「誰像你家裡有錢,我可是從高雄遠道而來的窮學生一枚。」

「不然你也去好樂迪打工好了,時薪聽說還不賴。」

「時薪多少?」

「不知道,不然我幫你問一下我學長好了」

「好阿,拜託你了」

 

阿政拿起了電話撥給岳恩,講到一半轉過來問我:

「喂,時薪103,超過晚上12點和假日時段都有再加,要不要考慮一下?」

「聽起來還不錯。」

 

接著阿政又跟岳恩閒聊了幾句之後就把電話掛了。

 

「怎麼樣? 薪水還不錯耶~ 要不要去應徵看看?」

「嗯,想試試看,但是….要去哪一家?」

「你白痴喔,離學校最近的當然是士林店或是石牌店阿~」

「可是我一個人不敢去」

「你真的很卒仔耶,明天禮拜六,不然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好了。」

「好吧,那真是麻、煩、你、啦~~」我作了一個鬼臉。

 

其實我本來就想叫阿政明天陪我去找工作,哈哈。

 

隔天一早起來之後,想說今天要去應徵,稍微打理一下自己的服裝吧,總不能像平常一下T恤+牛仔褲+拖鞋就出門了。

 

「喂,阿政,我要穿什麼?」

「穿什麼? 隨便啦,你以為要去相親喔。」

「真的假的? 要去應徵耶,隨便穿?」

「ㄜ….也不能太隨便啦,就…..反正看起來OK就好了啦。」

「什麼叫看起來OK? 這樣嗎?」

「我看看…..」阿政揉著剛睡醒的眼睛。

「哇靠,你要去IBM上班喔,誰叫你穿西裝打領帶的= =」

「我看電視上的人要去應徵面試不都是穿這樣嗎?」

「不~~用~~啦,你這衣服到底哪裡弄來的我怎麼都沒看過,誇張。」

「這我老媽幫我帶的,他說總會有重要場合要穿的體面一點,這算重要場合吧?」

「…………,請問你有朋友即將要結婚或是….出了什麼事嗎?」

「呸呸呸~別亂講。」

「好啦,趕快換掉啦,看你穿這樣我快瘋了。」

 

原來應徵不能穿這樣喔?

 

「那這樣呢?」

「嗯嗯,這樣很好,我們只是學生,走一般休閒路線就可以了啦~」

「OKOK,那走吧~」

「我都還沒換刷牙洗臉咧走….」

 

接著我們便出發往第一站,好樂迪士林店前進。

 

經過士林夜市附近,完全沒有人聲鼎沸的感覺,白天跟晚上還差真多。繞到了好樂迪門口,停了車便走了進去,那門口還真小,外面攤販一堆,還挺難一眼就發現。

 

「你好….請問….這裡有在徵人嗎?」

 

迎面走來一個笑嘻嘻的女服務生:「請問要應徵嗎?」

「嗯,我們想要應徵工讀生。」

「沒有啦,我沒有,是他要應徵。」阿政連忙解釋。

「好的,請您先在這邊坐一下。」

 

那女生又走了回去,然後用對講機不知道在講些什麼,沒幾秒鐘就又走了回來。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沒有缺工讀生耶….」

「沒缺工讀生? 那你們缺什麼?洗碗的還是做清潔的也OK。」我這問題好像有點沒腦。

「不是,我們目前只缺正職人員,要做長期的歐~」

「喔….好吧,謝謝。」

「不客氣。」

 

天阿第一家店就吃閉門羹,我運氣還真爛。

 

「阿哲你剛剛幹嘛還問洗碗跟做清潔,你有病喔,你又不是阿姨之類的。」

「問一下又不會怎樣,反正我那麼刻苦耐操,作什麼應該都OK啦~」

 

沒辦法,只好再往石牌店前進,阿政說他沒去過石牌店,有點忘記怎麼走。我們問了一下剛剛那女服務生石牌店的位置之後便出發了。

 

到了石牌店,一問之下,竟然跟剛剛的回答沒有兩樣:「只缺正職」,阿現在是怎樣? 工讀生不是人喔? 都不用吃飯了? 誰沒有父母阿? 離學校最近的兩家店都不給徵,我這麼刻苦耐勞的連宇哲你們竟然都不用,別後悔阿你們……

 

「現在怎麼辦?」我有點失望的問阿政。

「看你阿,要不然附近繞一下看有沒有什麼工作好找。」

「好吧。」

 

於是我跟阿政就在兩台摩托車分頭在附近一邊繞一邊找,找了一家又一家,不是我不喜歡就是沒缺人,都快中午了說,竟然還是半家都沒找到。而且阿政那混蛋還幫我去找什麼賭博電玩的開分員兼差工作,我聽了都傻眼。

 

「喂,阿政,我剛剛繞去前面巷子裡面有一家在徵工讀生,要不要去?」

「作什麼的?」

「開分員。」

「那是什麼鬼!?」

「就賭博電玩的開分員阿,時薪130起跳,好像還有獎金分紅。」

「神經病,你自己去。」

 

轉眼就中午了,繞到快沒力,我們便在一家網咖一邊休息一邊找找附近的打工資訊。

 

「怎麼會這樣? 工作這麼難找?」我發著牢騷。

「當然啦~~文大學生那麼多,好缺應該都被搶光了。」

「我不相信,下午繼續找。」

「我有個建議,不知道你覺得怎樣。」

「什麼建議?」

「不如我們去岳恩在作的那家松隆店問問看。」

「松隆店?! 你真的當我是神經病,我們在”文化大學”上課,跑去那邊?」

「反正這裡又找不到,找遠一點有什麼關係。」

「遠一點?? 也太遠了吧~~那請問我要上幾點的班? 晚上七點? 八點?」

「哎呀先別想那麼多啦,先去看看阿。」

「應該可以先打電話問問看吧? 不然騎過去再騎回來我會爆肝。」

「說的也是,難得你也有聰明的時候咧。」

 

我上網找了松隆店的電話就打過去問了。

 

「好樂迪松隆店你好,很高興為您服務,敝姓黃。」

「喂~~請問你們有在徵人嗎?」

「您要應徵嗎? 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耳邊響起了通話保留中的音樂,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過一下電話又被接了起來,換了一個人,聲音有點台中腔。

(為什麼我聽得出來? 因為我老媽是台中人,那語調跟我老媽有點像。)

 

「您好,敝姓劉,先生請問您要應徵是嗎? 請問是要應徵正職還是兼職呢?」

「我還是學生,應該….是兼職吧~」問這個….不會又只缺正職吧…?

「好的,您要應徵兼職是嗎,我們這邊目前剛好有缺兼職人員。」

 

YES~!!賓果~!竟然有缺耶…..可是好遠…..

 

「請問您要應徵什麼時段呢?」

「ㄜ….我白天要上課,可以應徵晚上的嗎?」

「晚上的話….18:00到24:00可以嗎?」

 

我想了一下,平常大約下午四點多下課,六點就要到那邊有點誇張。

 

「有晚一點的嗎?」

「晚一點的話,七點可以嗎?」這還差不多。

「七點的可以,也是到十二點嗎?」

「是的。」

「嗯,好,那我要應徵七點的。」

「好的,那請問您方便過來填履歷表嗎? 順便幫您面試。」

「面試喔,今天可以嗎?」

「可以阿,大概什麼時間呢?」

「ㄜ……因為我在比較遠的地方,大概七點多過去可以嗎?」

「好的,您過來的時候就說您有打過電話,要過來填履歷表的就可以了。」

「嗯,謝謝~」

 

掛上電話,我想了一下,我是不是瘋了? 松山耶,我真的要每天這麼拼嗎? 賺來的錢都貼給油錢還差不多。

 

「阿政你覺得咧,我要去嗎?」

「去阿,你剛電話裡不是都說要去了。」

「可是真的超遠的耶。」

「哎呀,我只是建議啦,你自己考慮一下。」

 

我們沒有馬上走,因為網咖的包檯時間到六點,總不能浪費。

 

要走的時候,我還真的猶豫了一下,但是找了一個上午的工作都沒找到真的蠻悶的,想了一想還是出發了,像個瘋子一樣從士林到松山去應徵工作,我一路上一直在想我一定是瘋了。

 

阿政帶我騎到了松山車站,遠遠就看到好樂迪大大的招牌,上面寫著大大的”Holiday Star”,因為天色已晚,那招牌的霓虹燈特別耀眼。

 

「咦? 旁邊竟然是佛光山? 跟KTV還真搭不太上。」我驚訝的說。

「對呀,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覺得很瞎。」阿政見怪不怪的說著。

「旁邊還有慈濟耶,會不會太經典?」

 

(作者: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2005年的時候松隆店旁邊當然還沒有慈濟,這是小說來的…..)

 

「很誇張吧,宗教界兩大巨頭都在這兒,包你平平安安,阿彌….陀佛….」阿政耍冷還硬要帶動作。

 

走進大廳,這”大”廳也蠻小的,不過坐了不少人好像在等包廂,可能因為今天是星期六吧,這家店的包廂應該是在地下室,它大廳的樓梯是往下走的。

 

「您好~歡迎光臨~」迎面而來的也是一個笑嘻嘻的服務生。

「你好,我下午有打過電話來,有一位劉小姐請我來填履歷表。」

「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他拿了履歷表給我,然後看了一下大廳,似乎沒什麼座位。

「不好意思,您先在旁邊的桌子找個地方寫,寫好之後告訴我就可以了,請您盡量寫詳細一點。」

 

大廳真的蠻多人,反正也沒位子坐,我就直接蹲在一張不算高的桌子旁邊寫了起來。

 

「寫好了。」

「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他走回去跟士林店那個服務生一樣用對講機不知道講了什麼,過了一會兒就有個穿黑背心打領帶,看起像是主管之類的從樓梯走了上來,剛剛那服務生便用手勢指了一下我們這邊。

 

「你好,請問兩位是要應徵的嗎?」

「只有我而已,他沒有。」這次我先幫阿政回答了。

「好的,那您的履歷表……嗯,好,麻煩您這邊請。」

 

感覺這個主管好瘦。

 

我們跟著他走下樓梯,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橢圓形超大的自助吧,誇張的大,大到裡面還站了三個人,穿著廚衣帶著廚帽打著紅領巾,好專業的感覺。我有去過高雄的中華店那家,我已經覺得很大了,這家更誇張是怎樣…..

 

我小聲的跟阿政說:「哇塞這自助吧會不會太大?」

「岳恩說這個叫”星廚”,Star Kitchen,不是每家都有的。」

「”星廚”? 我們高雄的中華店那個好像也叫星廚阿,怎麼跟這裡差那麼多。」

「這裡是旗艦店耶,聽說是全省最大的自助吧。」

 

聽到”全省最大”,我突然有一種”會很滾”的感覺…..

 

「裡面請。」那位主管在一間包廂前面停了下來幫我們開了門。

「兩位請坐,我先看一下您的履歷表,待會兒可能會有一些問題請教您。」

 

那主管專心的看著我寫的履歷表,我有點擔心,因為我的字有點潦草。過了3分鐘,那主管便說話了。

 

「連同學你好,我先跟兩位自我介紹,我是這邊的襄理,敝姓盧,教育的育,辛苦的辛,我有一個外號叫”LuLu”,員工都叫我”LuLu襄”或是”Lu襄”。」

 

我跟阿政幾乎同時間「ㄏㄚˊ~」了一聲,我們兩個想的應該是一樣的,原來眼前這位瘦瘦的襄理就是阿政的學長口中的LuLu襄理,果然一點都不像女的。

 

「怎麼了嗎? 你們怎麼ㄏㄚˊ了一聲?」

「沒..沒….沒事,對不起,請您繼續。」

「嗯,那….連同學目前念文化大學喔?」

「嗯。」

「文化大學在陽明山上耶,住學校宿舍嗎?」

「對,我們住學校宿舍。」

「那離這邊很遠耶,怎麼會跑來這邊找工作?」

「ㄜ….這個….因為學校附近找不到。」

「誇張,那也找得太遠了吧,你們騎摩托車來的嗎? 騎多久?」

「嗯….騎了40幾分鐘。」

「嗯,兩位真的很拼。」

「因為我們有朋友在這邊打工,快要暑假了,想說找了一個上午都找不到工作,乾脆問問看,遠一點沒關係。」(嘴巴說沒關係,我的心在為油錢淌著血…..)

「是喔,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蕭岳恩。」阿政說。

「喔~岳恩喔,他平常沒有在這裡上班,只有寒暑假會回來作而已,原來你們是岳恩的朋友喔。」

「嗯,我們知道他只有寒暑假會回來。」

「那連同學你平常大概都幾點下課呢? 你上面寫可以上班的時段是19:00到24:00。」

「嗯….因為平常大概都四點多下課,有時候還會拖一下,這裡有點距離,七點比較不會太趕。」

「嗯,了解。你上面寫的工作經歷是做什麼的?」

「有泡沫紅茶店,還有餐廳。」

「嗯,也都是服務業,在餐廳那時候會不會覺得很累? 工時長嗎?」

「還好,那時候是高中打工而已,一天只上四到五個小時。」

「那你對於KTV的工作有沒有一些概念或是想法呢?」

「KTV喔….不知道耶,應該就是端端盤子,帶客人進包廂,送餐點之類的吧。」

「嗯,我想一般人的認知應該都差不多。我大概跟你介紹一下這邊的工作性質,你說的都沒錯,帶客人進包廂啦、送餐點啦都是工作內容,但是一般客人在KTV看不到的像是做清潔….等等的也是工作的內容喔,而且我必須先告訴你的是,這個工作”非常辛苦”,你能夠吃苦嗎?」LuLu襄用了加重的語氣講”非常辛苦”四個字。

 

「嗯,我沒問題的,可以。」開什麼玩笑,誰會在面試的時候回答不能吃苦,這襄理怎麼怪怪的。

「而且我們的一些服裝儀容的規定蠻嚴格的喔~你能夠配合嗎? 你的頭髮好像有點長,必須要修喔~」

「嗯,沒問題。」

「好,那我再跟你說明一下要準備的文件和一些服裝的規定………..」

 

我們大概談了20分鐘左右,約定了報到日期在寒假前一週,嗯,我當然沒那麼笨說隨時可以上班,還有期末考要度過咧,接著我們便離開了松隆店。

 

「那個LuLu襄還真瘦。」我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

「對阿,超瘦的是怎樣,不知道他是不是嗑藥,哈哈。」

「不過人好像不錯,你覺得咧?」

「嗯,還OK,但是你還沒上班也不知道實際是怎樣。」

 

聊著聊著我拿起手機看了一下,咦? 未接來電? 再按進去看,是小恩耶,天阿我怎麼又沒接到她的電話,上次在上課開震動沒聽到也就算了,怎麼今天放假我還是沒接到? 再看了一下來電時間,一個小時之前,想了一下當時應該在騎車,小恩真有你的,打得真是時候,算了,先回宿舍去再打給她吧。

 

 

———————-

Missed Call – 04

Continue…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