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6




工作了一個禮拜之後,寒假也即將到來。

 

寒假前的最後一天,學校顯得有點冷清,大家都自動彈性放假了嗎? 阿政咧? 那傢伙也不例外,兩天前就沒來學校了,我看他現在應該已經在日本快活了吧,幸福的傢伙。

 

而我,也翹了最後一堂課,因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去載小恩,一起去上班。平常在學校與小恩遇到的機會少之又少,今天遇到她竟然問我可不可以載她一起去上班,我當然說好囉~

 

到了小恩家樓下,看到小恩已經站在那兒等了。

 

「等很久了嗎?」

「不會阿,一下子而已」

「那我們走吧~」

「嗯~」

 

一路上騎到一半還飄了一點小雨,不過我的心裡面卻是晴空萬里,因為有雨,小恩把頭垂了下來靠在我的背上,以躲開刺人的雨滴,那感覺….有點幸福,我開始慶幸我有摩托車,慶幸這段路途的遙遠,慶幸突如其來的小雨,慶幸阿政那個混蛋想出的鬼點子要我去好樂迪松隆店應徵,感謝天。

 

「小恩妳這樣頭低低的脖子會不會酸阿?」

「嗯? 不會呀~」

「喔,不會就好,這段路這麼遠,我怕妳頭去扭到」我這樣問會不會太不浪漫?

「不會啦,哪那麼誇張~」

「嗯嗯~對了小恩~」

「嗯~」

「為什麼妳今天突然叫我載妳去上班阿?」

「呵呵,你不想載我去嗎?」

「不是啦,我OK阿~只是想問問而已」明明就很想載還故意這樣回答的我說。

「呵呵,也沒為什麼啦,只是坐車坐膩了吧~」

「是喔,那以後上班我都來載妳好了~」(這樣問好嗎?)

「好阿~阿哲你人真好~這樣我也可以省點車錢」

「嗯嗯,那你寒假還是一樣作假日班嗎?」

「寒假比較多時間,我平常日也會上班,上禮拜有跟襄理說。」

「是喔~那我們寒假就會常常見面囉~」

「對呀。」

 

太幸福了,這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好樂迪松隆店,有你真好。

 

到了公司我們一起走到休息室,小恩應該已經跟不少同事混熟了,一路上跟不少人打招呼,我還很嫩,沒什麼人理我,但是都似乎對於我們兩個一起出現感到好奇。

 

準備集合之前,因為我還沒有自己的內務櫃,所以要把東西拿去辦公室放。

 

「嗨~阿哲早阿~」Lu襄顯得很有精神。

「Lu襄早…….Lu襄你是第一個跟我打招呼的…..」

「真的嗎? 誇–張,你才剛來沒多久而已,很正常啦,以後熟了就不會了。」

「嗯,我知道」

「前幾天還OK吧? 習慣嗎?」

「還可以,大家都對我不錯。」

「嗯嗯,那就好,加油加油…….你的背心在那邊,東西先放這裡好了。」

「好~」

 

接近集合時間時,休息室在準備的同事們紛紛站了起來,不約而同的點起集合前的最後一根菸,休息室的煙霧指數創新高,就我觀察這幾天以來,我發現快集合的時候好像有抽菸的人都會這樣,感覺集合前十秒鐘剛把菸熄掉會比較甘願離開休息室,上班途中休息完的時候也是一樣。

 

集合的人是Lu襄,今天感覺有點嚴肅。我站在最旁邊,是小恩旁邊,覺得比較沒有壓力,一排人總共站了六個。

 

「大家晚安~」

「晚安~」

「Apple」「有~我最棒」「B服」「通報班」

「國安」「有~我最棒」「A服」「通報班」

「俊宏」「有~我最棒」「A1」「通報班」

「千純」「有~我最棒」「A4」「避難引導班」

「小恩」「有~我最棒」「B吧」「滅火班」

「阿哲」「有」

 

「要說,有~我是最棒的」低頭看班表的Lu襄抬頭看了我一下。

「喔好」

「再一次,阿哲」

「有~我是最棒的」

「控菜」「ㄏㄚˊ???」

「控菜,就是要顧星廚吧的單位叫”控菜”」

「是,可是…..我不會耶….」

「我知道你不會阿,所以今天要開始學控菜,等一下會有人教你」

「喔,好….」

「你應該還不知道什麼是消防編組,嗯……小恩,你們認識對不對? 妳今天負責教阿哲消防編組好了」

「好~」小恩轉頭看著我笑了一下。

 

「好,宣達事項第一點,昨天,晚上十點多的時候B服是哪位? Apple是妳對不對?」

「嗯」

「219包廂有沒有印象?」

「十點多…..是四個大學生那桌嗎?」

「嗯,沒錯」

「嗯,記得」

「他們點了三桶生啤酒,第三桶在買單前5分鐘才送進去對不對?」

「嗯….」

「客人今天上網申訴了,說送酒速度太慢,妳可以解釋一下嗎?」

「昨天那時候領檯一直連續帶客,服務專線又一直響,所以有點拖到送酒時間……」

「那昨天客人有說什麼嗎?」

「沒有…第三桶送進去的時候他們就說要買單了而已,我有先跟客人道歉了….」

「看來道歉沒用,還是被客訴了。」

 

Lu襄看來真的挺嚴肅的,大家好像都不太敢看他,氣氛有點僵。

 

「跟各位說一下,這樣的情況我們必須想辦法避免,就算我們有道歉,客人也未必會接受,我知道昨天很忙,但是客人不會管你忙不忙,他就是來花錢唱歌的,點個生啤酒等那麼久當然會不高興,下次有這樣的情形請第一時間回報給幹部,了解嗎?」

「了解。」

「好,第二點,過年期間春節計費方式有調整,各位應該都拿到消費表了,星期四會考,不會的就罰寫,還沒拿到的等一下集合完跟我拿。」

 

還好LuLu襄只有一開始很嚴肅而已,後面念宣達事項的時候就還挺輕鬆的,看來客訴事件真的是很重要。

 

「以上宣達有沒有問題?」

「沒有~」

「好,直接上線~」

 

小恩在B吧,離星廚有點距離,我以為今天也可以跟小恩一起在B區一起清包聊天,結果Lu襄竟然要我學控菜……唉….失算。

 

這星廚吧還真是有夠大,已經看到有一個襄理,叫小拓襄的在那邊忙進忙出的了。

 

「小拓,這是阿哲,他今天開始要學控菜,等一下就叫岳恩教他。」

「OK~好」

 

小拓襄的頭髮今天怎麼看起來怪怪的,還有點眼熟…….鳥巢!!對,看起來怎麼那麼像鳥巢~!!不過我當然沒有講出來,我不想沒工作。

 

「阿哲來,我先帶你繞星廚一圈」小拓襄還蠻親切的。

「這個是主食鍋,裡面有內鍋,主食加熱食加蒸品一共有十道,都由廚房出餐」

「炸品有四種,兩邊各兩種;這邊是涼拌區和明檔區」

「什麼是明檔?」我有點疑惑的問。

「明檔就是現點現作的料理,星廚中間三個穿廚衣的阿姨會讓客人直接點餐」

「喔,原來如此」

「這邊是湯鍋,那邊是西點蛋糕專櫃,這裡是水果切片及生菜沙拉,還有果凍布丁專區,兩側還有冰淇淋、六種果汁、可樂機、研磨咖啡機、熱飲區…..等等」

「嗯嗯,真的好多喔」

「雖然很多,但是你要負責照顧的通常是主食、熱飲、湯、所有餐具、檯面清潔等等之類的工作。」

「嗯嗯」

 

小拓襄說到一半,有個戴著白色紙帽子和口罩的同事,推著一台放滿各種主食的餐車從廚房前的走道衝了出來。

 

「拓襄~~~快點啦,幫我按一下4號跟5號」

「喔好~我先跟你介紹一下,這是阿哲,今天你要教他控菜。」

「真的假的………喔你好你好,我叫岳恩,看得出來我很忙嗎?」

「嗯嗯,你看起來還蠻忙的,請多多指教」

「那岳恩你就先教他怎麼按燈,怎麼補餐具吧,其他就交給你安排了」

「OKOK」

 

拓襄說完跑去按了岳恩說的”燈”之後就走了。

 

「來,阿哲,我跟你說,松隆有三寶,你知道是什麼嗎?」

「沒聽過耶,是什麼?」

「岳恩、星廚、吃到飽」

「ㄏㄚˊ?」

「開玩笑的啦,我跟你說,今天跟著我就對了,我外號叫控菜之神。」

「是喔,那麼厲害~」

「當然囉~你看到那些把星廚包圍的客人,絕對不用慌,有我在保證不會有空盤的一天~」

「嗯嗯」

「阿哲你第一天上班嗎?」

「沒有,來好幾天了,不過今天是第一天學控菜」

「哈哈哈,我才回來第一天你就遇到我,那你真是好運,走吧,我帶你去廚房逛逛」

 

學習的過程中感覺還蠻好玩的,岳恩不但幽默而且似乎精力旺盛,好像一點都不會累的感覺,我光補餐具補了兩輪就有點腿痠了,那客人拿餐具的速度真是超乎想像的快,偏偏我們星廚上面不是用免洗筷,而是”高級象牙筷”還有湯匙餐叉什麼的一堆,要一支一支擦乾之後排整齊才可以拿上去放,光這個我就可以搞好久。

 

補餐具補到一半突然看到小恩推著出清車經過星廚旁邊要往包廂去,小恩轉過頭來看了我一下。

 

「阿哲你還好吧?」

「還OK啦~」

「控菜很辛苦耶,我也有學過,跑進跑出的,忙起來真的很累」

「呵呵,工作哪有輕鬆的,我會好好學的」

「嗯,那你加油吧,我去清包囉~」

「嗯嗯~」

 

突然想到不得不提,小恩穿起公司制服好看極了~!! 雖然頭髮是盤起來綁包頭,但是因為公司規定女生要化淡妝,原本小恩就很漂亮了,化了妝看起來更漂亮…..我不禁看著她的背影有點恍神。

 

「喂~阿哲你在發什麼呆? “避風塘炒蟹”快被嗑光了啦~!!」耳邊傳來岳恩的呼喊聲。

「喔喔,好好好,我馬上去按燈。」

「還等你按咧,我早就已經按了啦,你快去廚房看看師父出好了沒。」

「嗯」

 

進到廚房,主廚剛把一整鍋炒好的螃蟹倒進盤子裡面。

 

「哩黑…阿哲咩?」主廚操的是廣東話口音超重的國語。

「嗯,我是剛剛有進來過的阿哲。」

「哩跟玉恩書不要再搞我啦,雷個旁穴才剛出一盤就馬上按燈黑怎麼? 客人都擠吃旁穴來的?」

「ㄜ…..師父你是說不要一直按螃蟹的意思嗎?」我真的聽不太懂。

「….旁穴來的嘛…一個小時巧了快習盤啦,黎怎麼頂阿?」

「師父您是說一個小時炒了快十盤是嗎?」

 

廚房抽風機的聲音很吵,我幾乎要用吼的主廚才聽得到我講話的聲音,雞同鴨講比手畫腳了一番才知道主廚是要我跟岳恩說不要一直按螃蟹的燈,他一個小時炒了快十盤了。

 

我拿了螃蟹出去之後,螃蟹果然已經空了,趕緊換了上去。

 

「岳恩,師父叫你不要一直按螃蟹耶」

「螃蟹? 主廚說的嗎?」

「嗯」

「哈哈,他剛剛有跟我說過了啦,幹嘛又跟你講一次,沒辦法客人狂夾阿」

「主廚講的話我實在是聽不太懂,廣東口音太重了」

「哈哈哈,以後你就習慣了啦,控菜站久了之後保證你可以跟主廚應對如流~!!」

「你全部都聽得懂喔?」

「當然阿,我還可以墊他休咧…..」

「真的假的? 你也會炒這些東西喔?」

「開什麼玩笑我蕭岳恩耶,好了好了先別扯了,冰淇淋快被挖光了………..」

 

忙了兩個多小時,總算星廚的客人少了很多,大概是吃飽了吧,不過吧上的東西還是一直在補沒有停過。

 

後來岳恩就下班了,來交接的是晚班的同事,叫澄蓉,那時我還不太認識,不過相處也頗愉快,忙著忙著不知不覺也已經到了下班時間,我照岳恩教的把星廚檯面的清潔做完,餐具補齊了之後終於可以下班了,扣掉休息時間將近五個小時的控菜之旅確實挺累人,不過也學到不少技巧,今天算是很有收穫。

 

到了休息室,小恩也已經進來了,她現在跟我上的是同一個時段的班。

 

「呵呵,阿哲你搞定囉?」

「還OK啦,腿有點酸就是了」

「哈哈,你不是說你很OK的嗎?」

「今天太忙了,我才剛學嘛….」

「那明天要繼續加油囉~」

「我會的,咦? 妳好像還沒有教我那個什麼編組的咧? LuLu襄講的那個」

「對厚……糟糕我都忘記了,唉呦誰叫你今天在控菜,我都忘了這件事了。」

「那…..怎麼辦? Lu襄說今天妳要教會我耶…」

「那個消防編組很簡單啦,像A4就是避難引導班,A1就是通報班,服務鈴就是…..」

 

小恩一一的講解著各單位的消防編組和集合的時候除了答”有”之外要說的規矩,其實也不多,就幾種而已,還以為很多咧。

 

「這樣你懂了嗎?」

「嗯,大概了解了」

「明天集合的時候別講不出來嘿~」

「不會啦,我明天一定也是控菜吧? 滅火班~哈哈~我會了~」

「開心的咧~我們走吧,好晚了說~」

「嗯嗯,走吧~」

 

到了公司外面,雨早就已經停了,我竟然有點失望,因為雨停了小恩就不會把頭靠在我背上了。

 

「呼~今天有冬天的感覺喔~」一陣風吹來小恩縮了縮身子。

「嗯~真的有點冷~小恩妳穿這樣夠嗎? 我們等一下騎車會蠻冷的喔~」

「沒關係啦,還不算太冷」

「真的嗎? 好吧,那我只好自己穿車廂裡面”備用的風衣”了…….」

「什麼? 阿哲你已經穿一件厚外套了還有風衣喔?」

「那當然,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誰知道台北到底冬天會有多冷,多準備一件總是比較保險。」

「你明明就知道有風衣還故意問我穿這樣夠嗎….哼….」

「呵呵,開玩笑的啦,我想說妳會不會以為我要脫外套給妳穿,所以才說不用了,看來妳是很關心我的~哈哈」

「哼~我不想理你了啦~」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嘛….把風衣穿上吧~」

 

小恩瞪著圓圓大大的眼睛,嘟著嘴一副生氣的樣子,模樣真可愛。我的風衣尺寸當然大了些,小恩穿上之後還得把袖口反摺兩層上來才不至於太長,風衣下襬長度已經到她膝蓋了。

 

一路上的氣溫確實很低,加上騎機車迎面而來的風,真的冷極了,但是小恩穿著我的風衣,又坐在我後面,我的心裡還是溫暖的。所以說,只要小恩在我身邊,幾乎可以說是冬暖夏涼,雖然這麼說有點老套,不過我想….真的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也不過就是如此吧,只要陪在身邊就會很開心,不用說些什麼多好聽的話,看著她就會有很溫暖的感覺。

 

送了小恩回家之後,其實我已經很累了,回到宿舍已經接近兩點,還好明天不用上課了,寒假已經悄悄來臨,我換了衣服便躺到床上,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天阿我該不會感冒了吧? 我明明出門外套已經穿很厚了,雖然我承認剛剛在路上真的蠻冷的,但是也不至於感冒吧? 才剛想完又打了一個噴嚏,看來感冒機率挺大的,不管了,還是先睡吧,控菜控了一個晚上有夠累的。

 

閉著眼睛,我還是一直在想,小恩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 願意讓我載她上下班算是一種表示嗎? 好像是又好像不算,況且我們住的地方真的離上班地方很遠,如果每天坐車的話也是挺累人的。那小恩對我總是笑咪咪的,這也算一種表示嗎? 不對,小恩好像對每個人都是笑咪咪的阿,又不是只有我。那風衣呢? 她願意穿我的風衣耶? 嗯…..應該是因為外面真的很冷的關係,我會不會想太多了?

 

就這樣想著想著,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阿政那傢伙不知道玩得怎樣了,去日本也不會打個電話回來關心一下好同學,你的好同學現在快要為情所困了啦,需要一點專業的評論和良心的建議。算了,阿政是不會打電話回來的,國際電話貴死人,乾脆明天上網收收信看阿政有沒有寄些什麼照片之類的回來就夠了。

 

今天星期五,我在文大空蕩蕩的宿舍裡面,感冒了。

 

 

———————-

Missed Call – 06

Continue….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