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7




一覺睡到中午,我是被冷醒的,好冷,是誰說中午氣溫最高的?

 

感冒好像好了? 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哈啾~」一聲,嗯,果然還沒好。抓了一包衛生紙坐到電腦前面,看看阿政有沒有寄些什麼照片回來看吧。

 

我連到我的Yahoo信箱,一開收件夾,嗯……有375封新郵件,我用我的火眼金睛掃過之後肯定至少有350封是垃圾,Yahoo我太了解你了,看來還是改用Gmail好了,聽阿政說Gmail信箱幾乎沒垃圾,乾淨得很。

 

在一頁一頁的翻過之後,終於看到熟悉的寄件人姓名”政仔”,就是阿政寄的,時間是昨天晚上20:55,我應該還在公司滾來滾去。

 

打開Mail映入眼簾的是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的”富士山”遠景照片,照片中有阿政的大頭,比著中指,很好。照片中的天氣看起來應該是冷翻了,因為阿政只有露出臉部,其他身上都包得厚厚緊緊的,連那根一點也不像打招呼的中指也帶著手套。

 

信件內容是這麼寫的:

「空尼幾哇~在台灣的阿哲,你還好吧?

我在這裡冷到兩片屁股都快結冰成一片了,幸好日本的旅館暖氣超酷,我的一片屁股一回到旅館就會融化成兩片,便便就不會卡住了。

 

看到照片了吧? 我不是在炫耀喔,只是想跟你分享一下正點的富士山啦,哇哈哈哈,你這輩子一定要來一次,太正了,日本妹也很正,我跟家人住的旅館服務生都穿和服耶,而且有幾個比富士山還正,只是她們不好意思跟我照相,不然我一定拍給你留一下口水。

 

在好樂迪還好吧? 聽說小恩也在那邊耶,真是太爽了你,竟然會有這種事,根本就是小說情節。啥? 你問我為什麼會知道? 開玩笑,我有天眼通耶,你在台灣幹嘛我都一清二楚啦~

 

下禮拜五才會回去台灣,要我幫你帶什麼禮物就不要客氣Mail來跟我說吧~

 

日本政仔」

 

鬼扯一通,最好屁股會凍成一片,最好到旅館還會融成兩片,我看是你在演小說吧。小恩也在好樂迪的事情八成是岳恩告訴你的,裝什麼神秘…….不過,富士山真的很漂亮,雖然那根肥肥的中指有點煞風景。

 

另外幾封原本看起來以為不是垃圾的信件結果還是垃圾,整整375封新郵件只有阿政寄來的不是垃圾,我的天阿這也太誇張了吧。我發了一封Mail給阿政,內容只有一行字:「富士山很屌,但是沒有那根中指會更好一點」

 

打了通電話給老媽,稍微交待了一下過年會回高雄幾天,老媽也沒說什麼,只要我自己好好照顧自己。今年除夕在1月28日,比往年早一點,我打算除夕當天中午回去,初三晚上就回來台北,算是陪陪家人吧,好久沒見到他們了。

 

既然都決定了要回去幾天,也打給小恩說一下吧,看看她睡醒了沒。

 

「喂~小恩嗎?」

「嗯~阿哲嗎~」

「嗯,妳起床了喔?」

「早就起來了阿,我睡到九點而已咧~」

「這麼早喔,我睡到中午…..」

「呵呵,放寒假嘛沒差啦….我只是都比較早起床而已。」

「妳在幹嘛?」

「沒幹嘛阿,上上網,看看電視,呵呵」

「是喔,妳過年有要回什麼老家之類的嗎?」

「老家? 沒有耶,我們親戚都在台北阿,只是沒住一起,過年那幾天應該會去幾個親戚家拜年吧~」

「嗯嗯,我過年是要回去高雄陪陪家人。」

「是喔,那很好阿,應該很久沒回去了吧?」

「嗯,有一段時間了,想回去看看。」

「公司的假都排好了嗎?」

「嗯,我之前就有跟Lu襄講過了,他說OK」

「那就好,那先祝你新年快樂囉~」

「哈哈,會不會太早阿,還有好幾天耶~」

「哪會,電視上都有好多節目在拜年了耶~」

「是喔,我很少看電視的說,呵呵」

「呵呵,看電視可以吸收很多資訊喔~我無聊的時候就常常打開電視亂轉一通,嘿嘿~」

「哈,我有空會看的啦,那妳忙妳的吧,晚上要上班之前我再過去載妳,先掰囉~」

「嗯~掰掰~」

 

小恩的聲音真好聽,一點也不做作,也不會很嗲,果然正妹連聲音聽起來都像正妹。這麼說來過年那幾天我得離開小恩超過300公里呀……好遠,算了,才幾天而已,況且又是過年,小恩以後在學校在公司都還見得到,家人可能要一個學期才會見到一次,別想這麼多了。

 

我已經載小恩上班好多次了,小恩好像也習慣了我去載她,我們的距離更近了。不過我一點也不敢跟她告白,至少現在不是時候,現在的感覺很好,萬一告白被拒絕,那這三個禮拜的寒假我應該會生不如死,不敢再看她。感情這種事情很奇妙,你越是不講,感覺越會持續,循序漸進,一旦在沒有把握的時候任何一方說出了告白的話,很容易就面臨尷尬的場面,我不想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寧願細水長流,到我真的確定了小恩對我的感覺之後,再找個適當的機會告訴她。

 

發呆亂想+網路亂逛+小說亂翻+電視亂轉,我包著一條厚棉被這樣度過了這個下午。

 

過了幾天,我像前幾次一樣到小恩家去載她。

 

「阿哲今天很準時喔~」

「那當然,我可是準時發車的台北捷運阿哲線」

「呵呵,最好是」

 

小恩上車之後,我發現今天好像有點不太一樣,感覺……小恩的手平常是輕輕放在我的腰際的,今天是抓著我的衣角嗎? 因為我感覺到外套有被抓著的感覺,雖然外套很厚一件,但是仍然感覺的到,我一邊騎一邊用眼角餘光想確定一下是不是我的錯覺,一看果然沒錯,小恩美美的雙手抓著我的衣角耶。

 

風很大,天氣超冷,路上的路人一個個都面無表情縮著身子走路,我的嘴角微微上揚。

 

今天是星期四,學生們早就放了寒假,再加上還沒過年,公司忙翻天。我的單位仍然是「控菜」,沒辦法,我好像才學一個禮拜無法從控菜這個單位畢業,不過帶我的人倒是換了不少個,岳恩從第一天帶我學控菜之後就再也沒有和我一起站過,一直都在B區接服務鈴。

 

怎麼都不派小恩帶我呢? 還是小恩還不會控菜?

 

不過我倒算是有升級,因為我開始「背Call機」了,Call機也就是對講機,我們比較習慣講「Call機」。記得第一次戴耳機的時候,完全無法專心做事,因為耳邊不斷有聲音,尤其是忙起來的時候,耳朵就像被強姦一樣,基本上控菜還蠻常被Call的,襄理會Call我哪裡要補菜補餐具了,服務鈴會Call我幫忙看包廂的餐出了沒,一個晚上Call個沒完沒了。

 

剛開始不習慣的時候,我常常被說是「聾啞人士」,有一次Apple站在我旁邊按著Call說「控菜~幫我確認一下118的三碗牛肉麵出了幾碗了~」,然後我完全不動聲色繼續用抹布擦著星廚檯面,彷彿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突然聽到一陣笑聲我才發現櫃檯那邊笑成一團,原來Apple已經Call了第三次了,我完全沒反應。不過他們都知道我是新人,所以也沒有責怪我,都會跟我說「阿哲你慢慢就會習慣了啦~」

 

岳恩今天還是B服,他該不會一進公司就簽了B服五年的合約吧?

 

「嗨~阿哲,今天很猛喔~手腳越來越快了喔~」

「哈哈,還好啦,今天客人有對我比較仁慈一點。」

「不錯不錯,有我的風範,繼續朝控菜達人的目標前進吧,加油~」

「你怎麼後來就沒有再接控菜了阿? 我看你一直都在B服耶。」

「喔~這個嘛,你要問LuLu襄,我不方便表達意見啦,哈哈~B服好阿~~~好…..好…..好倒楣呀…..」

「好倒楣? B服很累喔?」

「不….不會…~怎麼會累呢? B服一點都不會累的…….」我怎麼覺得他有點無奈。

「是喔,好吧,那我先去廚房補料囉~」

 

今天雖然是平常日,但是還是搞得跟假日沒什麼兩樣。

 

LuLu襄走了過來。

 

「阿哲今天還好吧?」

「嗯,還OK~」我擦了擦額頭的汗。

「今天有點滾,阿哲你今天可以上到兩點嗎?」

「上到兩點? 加班喔?」

「嗯,應該說是延班啦,可以嗎? 你們不是放寒假了嗎?」

「嗯,已經放了……嗯….我想一下….」上到兩點小恩怎麼辦? 她要怎麼回家?

「可是我要載小恩回家耶….」

「哈哈,我知道阿,所以小恩要我來問你阿,她說你OK的話她也一起到兩點就好了。」

 

原來Lu襄早就算好了,心機真重。

 

「好吧,Lu襄你都這樣講了,就到兩點吧。」

「OK~謝謝你囉,十二點之後你單位一樣是在控菜,然後小恩會過來幫你。」

「是喔~她不是在外場嗎?」

「外場十一點會有人上線,但是控菜還是只有你一個,所以我調小恩來幫你」

「嗯,我知道了」

 

哈哈,看來Lu襄人還不錯嘛,難道他有聽見我想和小恩在同個單位的心聲?

 

十二點的時候,小恩戴上了紙廚帽和口罩到了星廚來,她戴紙帽跟口罩的樣子真可愛。

 

「阿哲你在笑什麼阿?」

「沒…沒什麼啦~咦? 我戴著口罩妳怎麼知道我在笑?」

「看你表情就知道了阿,鬼鬼祟祟的你。」

「哈哈,因為我第一次看妳戴紙帽跟口罩阿,還蠻可愛的耶~」

「神經,星廚都沒湯匙跟叉子了啦,快點快點」

「放心好不好,我已經擦了好幾百支在旁邊等了。」

 

我跟小恩就這樣有說有笑的度過了這兩個小時,我幾乎都要忘記有多忙了。

 

凌晨兩點下班之後,外面比上班前更冷了。還好我都已經學乖了,至少帶兩件外套,出門都把自己包得跟粽子一樣才出門,免得騎車騎到受不了。

 

「呼~好冷喔~比上班前還冷耶~」小恩搓著手說。

「對呀,超級冷的啦,會不會有點誇張….」我也不由自主地搓起手來。

「阿哲你最近很喜歡講誇張耶,跟Lu襄一樣。」咦? 有嗎? 誇張。

「會嗎? 沒有吧,Lu襄講比較多吧? 他十句話裡面有三句都有誇張。」

「呵呵~對呀~」

「Lu襄連部落格都叫做”Lu來Lu誇張~”,真的很誇張。」

「你看你又來了~」

「呵呵~」

 

快到小恩家的時候,我正準備要轉彎過紅綠燈,小恩突然拍了我一下肩膀。

 

「阿哲,你會很累嗎?」

「ㄜ…..還好,怎麼了嗎?」

「我想去陽明山走走,好不好?」

「怎麼突然想去,現在是凌晨快三點了耶~」

「就突然想去看看夜景…….可以嗎?」

「唔…..好阿,走吧~」

 

原本要轉彎的我們便筆直的往前,朝仰德大道的方向前進。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我們還下車買了幾包零食,我拿了一罐熱熱的伯朗藍山廉價咖啡,小恩拿了一罐熱巧克力。從學校附近的警察局旁邊有條小路,繞了一段路,到了小恩說的地方,那個看得到台北市夜景的地方。

 

這個時間人算很少了,視線範圍內大概不到十個人,三三兩兩的,看起來也快準備要離開了,而我們才剛到這裡。

 

這裡的視野真不是蓋的,今天雖然冷,但是天氣還不錯,台北市的夜景清清楚楚。反正也已經沒什麼人,我們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喏~你的藍山。」小恩一邊搓著罐子一邊遞給我。

「哇~熱熱的好溫暖~」

「對呀~都捨不得喝了,喝完就沒了。」

「沒關係,你喝吧,我先不喝,等你喝完熱巧克力我的藍山就給妳繼續保暖。」

「呵呵,神經,我說說而已啦。」

 

我們從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到附近的人都走光之後,眼前的夜景突然有種很寧靜的感覺,我們也開始安靜了起來。我一點也不想睡,因為小恩就在我的身邊,很安靜的看著眼前的夜景。

 

「阿哲……」

「嗯?」

「這裡的夜景真的好漂亮…..」

「嗯,我也這麼覺得,尤其是現在都沒什麼人,有一種很安靜的感覺~」

「阿哲…….你記不記得,我有好幾次打電話給你,你都沒有接到?」

「當然記得阿,應該有五次了吧,基本上應該說,妳打來的電話我還沒有接到過耶~」

「嗯……」

「怎麼了? 妳該不會在生氣吧? 對不起啦,只是妳打來的時間真的都很剛好,像是在上課或是騎車之類的…..」

「我沒有生氣…..」

「那妳怎麼突然說這個呢?」

「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我很倒楣嗎?」

「不是…..」

「那是為什麼?」

「因為我是故意的ㄚ…..」小恩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小,我一時有點聽不太清楚。

「ㄏㄚˊ? 妳說什麼?」

「我是故意的….」小恩又重複了一次,這次我就聽得很清楚了。

「故意的? 什麼意思? 我不太懂耶~」

「你沒接到的那幾次,我都是撥通之後響了一聲就掛掉了….」

「是喔,所以我看到的才會都是未接來電?」

「嗯…..」

「原來是這樣喔,難怪我都接不到,原來都只響了一次。」

「那你知道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嗎?」

「不知道…..為了省通話費? 應該不會吧,我都比妳還窮說….」

「不是…..,是因為我希望你打來給我….」小恩這句話更小聲了,不過我聽得一清二楚。

「ㄜ….原…原來…如此…」我的媽呀….我竟然開始結巴了起來。

「我不知道第一次打的時候為什麼會這樣想,只是想看看你會不會打回來….」

「正…正常看到未接來電…應…應該都會回撥電話的吧~」我還是有一點結巴。

「我知道ㄚ….第一次只是想試試看而已嘛….因為那時候我跟你還不熟,想說直接打給你好像有點奇怪。」

「嗯…..然後呢?」

「沒想到你很快就打電話來啦~雖然也沒講什麼就是了。」

「嗯嗯…」

「後來第二次之後,我就還是都只讓電話響一次就掛掉了….」

「……….是喔….」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那以後呢? 還是一樣嗎? 」

「不知道耶…..你會很介意嗎?」

「不會呀,反正我們又不會講很久的電話,我打過去沒關係啦~」

「嗯嗯…..」

 

原來如此,我有點恍然大悟,難怪我就想說怎麼那麼神,小恩打來的電話從來沒接到半次,永遠都只看到未接來電,我差點就要去買大樂透了,想說這麼倒楣如果中樂透的話,要去辦個十支手機來響,就不相信接不到小恩的電話。

 

「所以妳今天想來陽明山是為了要跟我說這個喔?」

「也不算是啦……這件事早就想告訴你了,只是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說,怕你生氣…」

「呵呵,不會啦,放心吧~」

「我今天除了想看夜景之外,我還想…..看日出….」

「日出? 這裡看得到喔?」

「嗯,我同學說看得到,現在我們坐的這個位子就可以看到,會在那邊。」小恩指向了左邊天上。

「現在是冬天,好像會比較晚天亮耶~」會不會等到七點還沒日出阿?」

「不會啦~最晚應該六點多就看得到了吧….」

「妳還沒在這裡看過日出嗎?」

「沒有….」

「之前也沒有同學找妳來看日出嗎?」

「有是有,但是我都沒跟他們一起來,我很少這麼晚還在外面的。」

「嗯….」

 

氣氛又安靜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了一下手錶,快六點了。

 

天空這個時候已經有點魚肚白,不過還沒有陽光的蹤影,我跟小恩竟然也都還沒睡著。現在應該算是”清晨”吧,溫度從我們凌晨到這裡一點也沒變過,我跟小恩坐著的距離已經靠近了一些,我的藍山沒有開過,我還是把它給小恩了,雖然現在應該已經一點熱度也沒有,甚至快變冰的了,小恩還是緊緊的握著。

 

又過了幾分鐘,前方山坡上有幾顆叫不出名字的樹,樹葉之間好像隱隱約約開始透出一點點金黃色的光芒,慢慢的,越來越明顯而刺眼,今天的第一道曙光緩緩地出現了。

 

「好漂亮喔……」小恩把臉微微上揚,滿足地看著那第一道曙光。

「對呀~超正點的…..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看日出…..」

「之前同學跟我說這裡的日出很漂亮,我就一直也蠻想來的,只是那時候都要上課,怕上課睡著,又還不習慣那麼晚在外面,所以都沒來,這次終於看到了…..呵呵….」

 

第一道曙光漸漸擴散,越來越刺眼,超過了那幾顆樹的高度之後,刺眼的程度已經無法直視了,我看得已經感覺眼前有點黑黑的。

 

漸漸的,路上開始有一兩個人出現,看起來像是來爬山或是慢跑的。

 

「快要七點了,要走了嗎?」我問。

「嗯…..」

「嗯…走吧,晚上還要上班呢….」

 

下山的路上我騎得很慢,除了因為下坡比較危險之外,其實也有點累了,畢竟也比較少熬夜,我竟然還能撐到七點真是不可思議,大概就是因為小恩吧,如果她沒有在我身邊,我應該已經在山上睡著了。

 

送小恩回家之後,我眼皮都快闔上了,還得騎回學校宿舍,才下了山又要騎回文大,山路轉來轉去的,有點煎熬。

 

情人坡,我去了,跟小恩。

 

還看了日出,我第一次去情人坡看日出,第一次和小恩去情人坡看日出。

 

不過除了這個,什麼事也沒發生,很可惜嗎? 不會,我已經感覺到我與小恩些許的不一樣,那是…..無法形容的感覺,小恩跟我的距離更近了一些,不用說太多話,我就能感覺到。

 

日出很美,小恩更美,今天…..也會很美好,因為我的感冒….好了。

 

感謝陽明山,感謝情人坡,感謝日出,感謝沒開的伯朗藍山。

 

 

———————-

Missed Call – 07

Continue….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