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10




聽阿政說最近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他親口跟我承認的。

 

「阿哲,我戀愛了。」

「ㄏㄚˊ? 你說什麼?」

「我戀愛了啦。」

「怎麼你說起這句話一點戀愛的感覺也沒有。」

「那不然要怎樣講? “唉呦….人..人家…人家戀愛了啦……”,這樣嗎?」

 

阿政用超級噁心的嘴型和語調說著,我超想揍人。

 

「噁心死了,還是免了吧,你還是照你原來的講法就好。」

「本來就是,神經。」

「OK,您請繼續~」我擺了個手勢要阿政繼續說。

 

阿政是這麼說的,上禮拜的某天他去了”日不落”吃早餐,對,就是24H那家。

 

本來他吃著他的蘑菇麵,吃的正爽,聽到一個女孩子跟櫃台那個店員阿姨的對話。

 

「同學妳好,今天的早餐還滿意嗎?」

「嗯~!很好吃~我來過好幾次了喔~呵呵~」

「謝謝妳喔~要常來阿~」

「嗯嗯~一定會的~請問總共多少錢~?」

「嗯~一共是65元~」

「65…好…等等喔….」

 

接著就看到那女孩不停的翻著自己的包包,翻了許久,突然又停了下來。

 

「不會吧…..」那女孩歪著頭想著。

「怎麼了嗎…?」阿姨微笑著問。

「我好像忘了帶皮包出門了….><」

「真的嗎? 妳要不要再仔細找找看?」

「唔…..嗯…..我再找找看…..奇怪…..我記得有放進去阿……」

 

又找了幾次,整個包包應該都被她翻遍了,女孩開始有點急了。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那麼糊塗…..怎麼辦…….」女孩顯得相當著急。

「沒關係啦,反正妳還會再來阿,下次再給阿姨就好了啦~」阿姨的回答超正點。

「這怎麼可以~不行啦,阿姨對不起,我馬上回去拿錢….」

「真的沒關係啦~!妳應該也是文化的學生吧? 我這裡有很多你們學校的同學常常來,你們都很乖,阿姨常看到你們一些同學一邊吃早餐一邊念書耶,真的很用功~這次真的沒關係啦~下次再給我就好了~!」

「……這….這樣真的不好啦….我….我家很近…我一下就回來了~」

 

阿姨的好意似乎讓那女孩覺得很為難,雙方你來我往推拖了不下十次,阿政吃著吃著便看不下去了,他站了起來走到櫃檯。

 

「阿姨~65元對不對? 我先幫她出。」阿政說完便放了65元在櫃檯。

「咦? 你們認識喔? 沒關係啦,我說她下次再給我就好了啦~」阿姨還是繼續堅持。

 

阿政沒有回答,只是給了阿姨跟那女孩一個微笑,走回了座位繼續吃著早餐。

 

阿政滔滔不絕地說到這裡的時候,還一直形容他那時候的表情說有多帥,多有個性,簡直就是金城武二代,保證帥到了極點,由於他講到這段的時候停留了太久,我覺得那不是重點,所以我懶得幫他重複一遍。

 

那女孩看阿政頭也不回的走回座位,拿起了桌上的65元就走了過去,放在阿政的桌上。

 

「謝謝你,但我不能拿你的錢」

 

阿政抬頭看了她一下。(他說到這裡又開始形容了那抬頭的動作有多帥= =)

 

他還是什麼話也沒說,放下了快吃完的早餐,抓起那65元,也拿了自己的包包,往櫃檯走過去。

 

「阿姨我的多少錢?」

「ㄜ…我看看….你的一共80元~」

「這裡150,連那女生的一起算,不用找了。」

 

說完之後阿政就立刻走出店門口,跨上摩托車溜了,留下了錯愕的女孩跟阿姨。

 

「哈~然後呢? 這樣就叫戀愛了? 你到底發什麼春阿?」我大笑了一聲。

「我還沒講完啦~!」

「是是是,您請說。」

「當然還有後續的嘛…..後來隔天我又去”日不落”,又遇到她。」

「喔~? 然後咧然後咧~?」我開始好奇起來。

 

阿政說剛進去的時候還沒發現她也在,吃到一半她突然從旁邊出現。

 

「同學,謝謝你昨天的幫忙,這個還你。」那女孩放了65元在阿政桌上。

「喔。」

 

阿政說到這裡我有點快抓狂,馬的蔡宇政你裝什麼酷阿,人家特地去”日不落”把錢還給你耶~你竟然就只有”喔”了一聲? 天阿你到底在想什麼?

 

「同學你這樣很不禮貌耶~從頭到尾都不說話。」那女孩說。

「那….要說什麼?」阿政一樣沒營養的回答。

「說….說什麼都可以阿,都不說話這樣很奇怪耶~」

「喔,那…..我叫阿政,政治的政,昨天的事不用客氣,大家都是同學。」

「呼….你終於肯說話了。阿政你好,我叫彤彤,是一個丹麥的”丹”右邊三撇那個”彤”,還是要謝謝你昨天的幫忙。」女孩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

 

「…..彤彤你好,那….妳什麼系的?」

「我是中文系一年級,你呢?」

「我哲學一,很無聊的系對吧。」

「是喔~你是哲學系的~不會ㄚ,哲學系的人應該都很有想法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很有想法? 只會想不會做應該也沒屁用。」

 

阿政說他們兩個客套地閒聊了一會兒,那女孩就走了,臨走時還互相留了MSN。

 

「她這樣就給你MSN喔? 靠~你會不會太過份?」

「哪裡過份? 我也給她我的了阿~」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你是不是有什麼片段沒講到?」我不以為然的說。

「屁啦,就這樣阿,哪有什麼沒講,只是我們有聊到平常都在幹嘛,我就說上網阿、玩線上遊戲阿、聊MSN阿之類的,她就說她也常跟她朋友MSN,說著說著就給我她的帳號了阿。」

「哼~好,那最後的重點來了,她長怎樣? 你好像都沒說到。」

「幹嘛告訴你? 你已經有小恩了不是嗎。」

「挖塞~還挺跩的咧~!」

「本來就是,有機會你會看到的啦~」

「那就算交換MSN也沒怎樣吧? 你剛剛是說你戀愛了耶。」

「怎樣? 不行喔?」

「真服了你,這叫單戀好不好,搞不好她跟你聊過幾次MSN之後,發現你實在太愛講”屁”這個字,馬上就把你封鎖了哈哈~」

「屁。」

 

阿政說彤彤的全名叫”孫栩彤”,超特別的名字,中間那個字跟”許”同音,我記得上禮拜有一次在宿舍阿政還寫了這個字問我怎麼念,因為他打新注音不知道念法打不出來,我恥笑了他一陣子才告訴他,那不就是”栩栩如生”的”栩”嗎? 這也不會。

 

他還不斷跟我扯彤彤的名字很有氣質,很好聽,不愧是念中文系的名字什麼的,我便反駁他一些”名字生下來就取好了啦~”、”梁若恩這名字才叫有氣質啦~”….等等,兩個人吵個沒完。

 

不過原來那幾天阿政就已經跟彤彤有在接觸了喔,我竟然沒發現,好小子。

 

自從阿政開始跟彤彤有了MSN上的來往之後,線上遊戲倒是荒廢了不少,回到宿舍很少再聽到阿政對著電腦鬼吼著,多半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螢幕,看似安靜,雙手卻飛快地打著字和彤彤聊天,一副宅男樣。

 

也好,希望念中文系的彤彤能有足夠的文化氣質感染一下阿政,免得阿政老是被人家說是”屁屁哲學家”,誰叫他實在太愛講”屁”了。

 

不管如何,我始終覺得我跟小恩比較難能可貴,雖然我跟小恩會認識是因為阿政那個混蛋,但至少我也經過了一番折騰才跟小恩越走越近,像阿政那種偶像劇才會有的情節,只能說是天上掉下來的幸運。

 

後來我打了電話給小恩,當然,也跟她說了阿政的艷遇。

 

「天ㄚ~真的假的~? 簡直就是偶像劇的劇情嘛~」

「我也是這麼覺得….」

「那現在呢? 他們在一起了嗎?」

「我想還沒有吧,不過每天看他都跟彤彤聊得很晚,看來進展得不錯。」

「呵呵,那個阿政真的很妙耶~」

「他是挺妙的,大家都說念哲學系的人都怪怪的,阿政應該算是經典人物之一。」

「呵呵……對了,阿哲~你知道小甜甜布蘭妮嗎?」

「知道阿,專輯裡一堆舞曲,超會跳舞,最近爆肥的那個。」

「呵呵,幹嘛這麼說,我超喜歡聽她的歌的~」

「真的假的? 妳不是彈鋼琴的嗎? 妳看起來不像會喜歡聽這類歌的耶~」

「吼~~她又不是只會唱舞曲,她也有唱抒情歌阿,我超愛聽她的抒情歌的~」

「哈,是喔,我以為她只會唱舞曲說~」

「呵呵…..你知道嗎,她下個月要來台灣開演唱會耶~」

「是喔~妳該不會想……」

「我已經買好票了~!我要去看~我要去我要去~」

「哇塞竟然連票都買好了~」

「對呀~我還買了兩張喔………」

「買了兩張? 所以妳的意思是…..」

「沒錯~阿哲你要陪我去看演唱會!」

「ㄏㄚˊ…..那門票應該超貴的吧…..我哪付得起…..」

「呵呵,我平常還有存一點錢啦,這你不用擔心,而且我票都已經買了ㄚ~」

「好吧,真有妳的….」

 

其實我心裡在暗爽,看得出來嗎? 小恩竟然要請我看演唱會,我這輩子活到現在不要說演唱會了,連電影都很少看。

 

不知不覺受到小恩影響,這幾天我也開始關注著小甜甜布蘭妮的相關資訊,一些報紙、媒體、網路….等等的多半都有刊登下個月演唱會的訊息,我還在阿政的電腦找到一堆布蘭妮的歌,常常在宿舍放來聽。

 

雖然大學有英文相關課程,而其他課程也少不了要讀上幾本英文的原文書籍,但我對英文還是很頭痛,對於課堂上教授的講解,我也常常得祭出我那台螢幕已經有裂痕的老舊翻譯機,不然我上原文書的課就跟鴨子聽雷沒兩樣,只有發呆的份。

 

所以我聽外國的歌曲就沒什麼特別感覺,因為根本聽不懂,只能聽得出一些很簡單的單字片語,像是”I Love You”、”You and me”、”Today”、”baby”….這種簡單到國中生都會的單字,即使我叫得出一些外國歌手的名字,我也沒辦法說得出那些人唱了什麼歌,但我想小恩對這些人的音樂應該是如數家珍吧。

 

無論如何,還是很期待下個月的演唱會,因為是要跟小恩去阿~哈哈。

 

阿政不知道從哪兒聽說了演唱會的事情,興沖沖地跑來問我。

 

「喂~你要去看布蘭屁的演唱會喔?」

「什麼布蘭”屁”~= =,是布蘭妮……」

「隨便啦,哇靠你還真有錢,一張票2000起跳耶,你中樂透?」

「如果我中樂透鐵定不會告訴你,我一定偷偷休學帶小恩去環遊世界。」

「你最好是會這樣把我忘了,我可是送你”日本原裝”的恩人耶~」

「你還敢提”日本原裝”,全世界只有你出國會帶那種禮物回來。」

「哼,我是一片好意….那不然你怎麼會想去看演唱會?」

「當然是小恩阿,她買了兩張票說下個月要我陪她去看。」

「天阿你真是好狗運,何德何能阿你…….」

「一開始想說我沒什麼錢可以跟她買那張票,但我又不想讓她失望….」

「明明就在暗爽…..哇….你可以去看布蘭”屁”的演唱會耶….一定超High~」

「是布蘭妮……」

 

距離演唱會還有兩個多禮拜,但我已經開始煩惱著我要穿什麼去,因為我的衣服都還蠻普通的,去看演唱會對我來說,可以歸類為一種相當”時尚”的活動,我這高雄來的原始人去到那裡恐怕會因為我的穿著而成為笑點,到時候站在小恩旁邊一點也不搭可就糟了。

 

雖然阿政說”不就是看個演唱會而已,裡面都烏漆嘛黑的誰要看你= =”,我還是很煩惱,因為我不想穿得很隨便跟小恩去看演唱會,這算是我們第一次正式的約會吧? 而且還是她約我的耶~說什麼也要盛裝打扮一下。

 

某天晚上跟阿政聊著聊著,我的目光慢慢移向之前要去找工作的時候試穿的那套西裝,對,就是我媽要我帶來台北的那套,被阿政說”像要參加出殯”的那套。

 

「連宇哲你幹嘛? 你該不會想穿那套西裝去看演唱會吧?」

「…………………不行嗎…..」我看了許久才回答。

「何止不行~!我拜託你也長進一點好不好,虧你還大我一歲,那種西裝穿去看演唱會才會被笑死好不好~!你真的是流行白痴耶~!」

「可是我覺得我穿起來很帥耶。」

「帥屁啦~!你是要去看”演唱會”,不是要去看”追思會”……」

「…..你講話很難聽耶…..什麼”追思會”…..」

「我是實話實說而已,你最好真的穿這套西裝去,沒被笑我就跟你姓連~!」

「…..唉…..那不然怎麼辦咧?」

「吼,我看你再怎麼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什麼鬼的啦,你終究還是得靠我。」阿政胸有成足的說著。

 

說完便拉開他的衣櫥,一拉開還掉了一堆A片下來,雖然我知道阿政有偷藏A片,但我不知道竟然有這麼多,多到眼花撩亂。

 

「你也太誇張了吧,A片會不會太多…..你念哲學系耶….」我搖搖頭,簡直嘆為觀止。

「哲學系又怎樣? 那都是我朋友燒給我的啦,說這幹嘛….那不是重點啦~」

 

阿政一邊吹著難聽的口哨,一邊在衣櫥翻來翻去,還不時的拿出一些我從沒見他穿過的衣服和褲子,拿一件就在我身上比一次,一副認真的模樣,八成以為自己是造型師。

 

「嗯,這件看起來不錯,你穿看看。」

 

他說的是一件簡單的白色長袖T恤,有帽子的那種,樣式是很好看,但T恤正面印了一個英文單字讓我皺起了眉頭,那個單字是….”Shit!”…!?

 

「這上面寫髒話耶,我又不是你一天到晚屁來屁去~!」

「不喜歡? 那這件咧?」

 

阿政拿了另外一件藍色T恤,和剛剛那一件款式相仿,上面沒有印字,但有個圖案,是一隻手….比著中指…..”凸”…..

 

「你難道只會買這種衣服嗎?」

「又不喜歡? 這件是我去日本買的耶~超—貴~要8000塊日幣說~」阿政一副我不識貨的嘴臉。

「是是是,名牌是吧,對不起我不懂名牌。」

「這兩件都不喜歡的話,不然這件好了。」

 

阿政拿出第三件衣服,是一件淺藍色襯衫,沒有大字也沒有怪圖案,只有胸前口袋的地方有一串日文而已,應該是品牌之類的。

 

「喔~~這件看起來還不錯~」

「開玩笑,我的眼光~」我快受不了他了。

「這件也很貴嗎?」

「這件喔? 這件還好,7000日幣。」

「嗯……還是很貴….」

「先穿穿看吧~我再幫你找一下褲子來配這件襯衫。」

 

幸好我跟阿政的身型差不多,我只比阿政稍微瘦一點,襯衫穿起來還挺剛好的,阿政也說這件襯衫他穿起來”很合身”,會爆肌肉的那種合身。

 

嗯,穿上之後我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還挺有模有樣的。

 

「你再試試這條褲子好了。」

 

那是一條Levi’s牛仔褲,聽說Levi’s的褲子都很貴。反正宿舍就我們兩個大男人,我索性就直接換上了褲子。

 

「嗯嗯…..看起來真不賴~」阿政點點頭,似乎很滿意自己的選擇。

 

我也照了一下鏡子,感覺真的很不一樣,自己好像瞬間跟著”時尚”了起來,雖然我自己也有襯衫跟牛仔褲,但是跟阿政的比起來,我的衣服大概跟路邊舊衣回收桶翻出來的沒兩樣,他的確是很有他的眼光。

 

「那…..我那天就穿這樣去? OK吧?」

「廢話,我這個”哲學時尚王”親自挑的當然OK,不過….好像還差那麼一點….」

「差一點? 差什麼?」我連忙問。

「嗯…..總覺得少一點東西……」

「這樣已經很好了不是嗎……? 還缺什麼?」

「嗯……我看看……對~!沒錯,一定是少了這個~」

 

原來是一頂帽子,還不是普通的那種棒球帽,是一頂黑色毛線帽。

 

「果然沒錯~!」阿政還自己拍了一下手= =,有點樂在其中….

「這樣好看?」

「豈止好看~你簡直要重生了你~」

「最好有那麼誇張…..我看看….」

 

我一看,當然沒有阿政說的”重生”那麼誇張,不過跟剛剛沒戴這頂帽子之前的感覺又變了很多,我不太會形容,應該說是….有點”雅痞風”嗎?

 

還在一旁沾沾自喜的阿政,這時竟然開始自導自演胡說八道起來。

 

「咦….?….我這是怎麼了? 我怎麼會流淚呢?….有一種…..哀傷感………?」

「……是洋蔥……。我加了洋蔥…….」

「實在太貼切了…..原來是洋蔥啊!吃了這碗飯,令人感動的流淚,怪不得叫黯然銷魂飯……實在太黯然了……太銷魂了…..簡直太好了~!!!」

 

我傻眼的看著阿政說起周星馳電影”食神”裡面的經典對白,差點沒揍他一拳……

 

「這一整套真是太適合你了~!你成功了阿哲~!」

「是阿是阿….還真是感激不盡阿…..」我還忘不了他剛剛白目的自導自演。

「不用太感激我,反正我衣服多的是,這幾件就免費借你吧~哈」

「那就謝啦,你真是我的好麻吉~」

「別這麼說,看你一點一點的長大,我真的很欣慰….」阿政一邊說還摸胸口,真的很愛演。

「神經,別忘了我大你一歲,還一點一點長大咧。」

「我是說你的”時尚細胞”終於一點一點長大了啦,哇哈哈哈~」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解除我的煩惱,幸好有阿政在。

 

不過,也只有阿政會去記那種智障的電影對白。

 

 

——————

Missed Call – 10

Continue….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