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1




我討厭夏天,尤其是會讓人猛流汗的那種夏天。

 

但是我卻在北回歸線有經過的台灣本島,真的四季如春…嗎? 應該是東方人的習慣問題,至少我沒看過路上有什麼西方來的外國人會在夏天喊熱,看他們倒是都挺享受似的,電影裡面的演員白天外出總是戴副太陽眼鏡,好像不戴就不像外國人。

 

家裡什麼都有,當然不會缺了冷氣,問題是冷氣吹久了我會頭痛,剛打開的時候舒服歸舒服,但是通常撐不久我就受不了了,最後還是乖乖的開電風扇,不然就是什麼都不吹,把窗戶打開,自然風才是王道。

 

沒錯,現在就是暑假,很…熱的暑假。

 

距離開學還有12天,我即將進入大學最後一年,在瘋瘋癲癲(至少我自己是這麼認為)了三年之後,很「幸運」的一科也沒被當,連老媽都嘖嘖稱奇。

 

我念文化大學,對,就是陽明山上那個,半夜路邊圍滿看夜景人群的那個。之前念高中沒有駕照還不會騎摩托車的時候,偶而看到電視上在介紹陽明山的熱門看夜景景點,或者是聽有去過的同學在閒聊說有多漂亮、多有氣氛等等的,我總是充滿著嚮往,很想趕快親自去看看到底是有多漂亮。

 

如果你是台北人,你可能會說「早就看膩了吧,拜託…..」

 

問題是,我從頭到尾也沒說我是台北人,我家裡住高雄,很熱的那個高雄,會讓人猛流汗的那種高雄。

 

我不知道其他住在南部的同學們嚮不嚮往陽明山的美景,至少我是這樣。不過當初會念到文化大學卻並不是這個原因,我本來就知道文化大學在陽明山,但是我也知道,它是私立學校,那學費有點…..對我來說叫做誇張。偏偏天不從人願,我就是上了文化大學。

 

幸虧自己對於陽明山夜景的憧憬讓我欣慰了許多,我可以每天看夜景,我也可以當那種能說「早就看膩了吧,拜託…..」的人之一。

 

在高雄,剩下12天就要開學,要往台北去了,如果是你會幹嘛? 狂玩線上遊戲? 不,我不玩線上遊戲;找朋友出去瘋個十天? 開什麼玩笑,我念的是私立學校,哪來的閒錢。那我在幹嘛?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這12天很快就過去了,我竟然在將近三個月的暑假什麼事情也沒做,唯一的娛樂是「發呆」,你沒看錯,就是發呆…….

 

難道因為我念哲學系…..所以發呆是必經之路?

 

用比較新新人類的說法叫做「放空」,就是什麼也不想,要嘛坐著,要嘛站著,再不然就躺著,吃飯時間到了老媽會在樓下用幾乎”緊ㄅㄥ”(台語)的音量把我吼下樓吃飯,不然我應該在12天之內就餓死了。

 

我生病了嗎? 也許吧,剛上大學的時候我不可能會這樣的。

 

當我還是大學新鮮人的時候,阿政是我第一個較熟的同學。

「喂~阿哲,等一下吉他社成果展你要不要去湊一下熱鬧?」室友阿政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問我。

「晚上七點對不對? 學校好像很多人會去,在哪?」

「在體育館,要不要去?」

「可是八點有台灣霹靂火,完結篇耶….」

「拷…..我們可是哲學系資優生,別看那種拖戲拖得很誇張的八點檔了吧!」

「資優生? 你嗎?」

「是”我們”,不過你還差我一點。要不要去啦 ~」阿政一邊換衣服一邊嘟嚷著。

「還有一個小時,我考慮一下。嗯? 什麼味道?」

「嘿嘿,這可是我的秘密法寶,很香吧? 我姐去日本買的男用香水,叫什麼宅男一生的好怪的名字」阿政一邊說還一邊不停在揮動他周遭的空氣,怕我聞不到一樣。

「應該是ISSEY MIYAKE,三宅一生吧? 什麼宅男一生….」

「隨便啦,香水用來噴的,又不是用來念的」

「虧你還自稱”資優生”,連三宅一生都能記錯」

「好啦好啦,我白爛行了吧,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啦?」

「為了不讓你去丟我們哲學系的臉,只好勉為其難囉~」

「要去就要去還裝咧~」

 

關了電視,換了衣服,跟我的台灣霹靂火完結篇說再見之後,我跟阿政出了宿舍,往體育館的方向前進。

 

我叫連宇哲,他叫蔡宇政,我們的名字中間第二個字很巧的剛好一樣,都是宇宙的宇。我跟阿政是哲學系迎新會中認識的,那個時候他看我一個人在用手機玩著打發時間的遊戲,很好奇就跑過來找我哈啦,就這樣聊上了。

 

因為我小學晚了一年就讀,所以阿政小我一歲,但我們還不至於有代溝,他是有些小聰明,但是卻常常噴出一些讓我臉上掛三條線的蠢話,例如宅男一生等等的。阿政是台北人,住士林,離學校很近,所以他很早就搬進了學校宿舍,我住高雄比較遠,在開學後一個禮拜才搬進去,搬進去之前都住台北的小姑姑家。

 

我是在搬進去宿舍當天才知道我跟阿政住同一間,進去時看到對方彼此還嚇了一跳,看來迎新茶會的瞎扯交集還會繼續持續下去。

 

遠遠就看到體育館門口有不少人,現在時間是18:25,這時候天色還挺亮的,可能九月份時夏天還沒過去吧。

 

「同學,你們有入場卷嗎?」一個穿著吉他社T恤的女同學問。

「入場卷? 這不是免費的嗎? 還要錢喔?」阿政訝異的回答。

「不是啦,入場卷是我們吉他社發出去的,不用錢。」

「那發入場卷幹嘛?」我有點好奇。

「其實除了在學校用來宣傳之外,也可以統計一下入場卷的回收率,作為將來我們社上要辦活動的參考」

「喔~是這樣喔,那我們可以進去嗎?」

「當然可以阿,歡迎歡迎,裡面請,不好意思椅子可能有點不夠,如果找不到座位可能就麻煩同學自己找個舒服的位置囉~」

「嗯,沒關係,我們站著也可以」

 

沒想到現在的社團在辦活動的時候,還有入場卷這種東西,如果說憑入場卷可以換個精美小贈品的話倒也不錯,不過這是大學生在辦活動,別想太多了,經費有限阿~

 

裡面空間還蠻大的,座位區大概瞄了一下有三百多張椅子吧,有點少,而且好像都快坐滿了,站著的人倒是挺多的,而且陸陸續續一直有人進場,接近七點開場時間時,舞台兩邊已經都站滿人了。

 

台上還在準備的吉他社同學忙進忙出的,一下「Test1、2、3」,一下「喂~喂~喂~」的在測試麥克風及喇叭聲音,台上的大型喇叭還不時發出刺耳的噪音,我跟阿政找了一個看得到舞台的角落,靠著牆壁等發表會開始。

 

七點一到,會場燈光便暗了下來,還蠻會搞氣氛的嘛,不愧是吉他社。

 

首先登場發言的是社長”言哥”,李善言,光看名字就知道這個人很會講話,算是校內的風雲人物吧,聽說吉他超強,外型也不差,是學校的大三學長,吉他社的台柱之一,不少女同學很迷他的。

 

「大家晚安,首先感謝各位今天撥空蒞臨,文大吉他社2005年社慶暨成果發表會,即將開始,我是社長李善言,先為各位介紹今天晚上所要為各位表演的幾個樂團,讓我們歡迎第一組,”壓~~克~~力~~”…………」

 

「壓克力? 這什麼爛名字….」阿政一邊喝著剛在路上買的飲料一邊碎碎念。

「大概他們團員一個叫鴨子,一個叫坦克,一個叫宋七力吧,所以叫”壓克力”」我跟著胡說八道起來。

 

言哥:「歡迎吉他手”鴨子”~~」

 

“噗~”的一聲,阿政剛喝下去的飲料差點噴到站在我們前面那個女生頭髮上,我聽到”鴨子”這兩個字簡直呆掉,我發誓我從來就沒聽說過學校裡這個樂團,更不可能知道團員的外號,所以當”言哥”嘴巴噴出”鴨子”這兩個字的時候,我驚訝的程度應該可想而知。

 

顯然阿政也被嚇到了,沒想到我隨口胡謅的團員外號竟然跟台上”壓克力”的吉他手一樣,阿政噴了飲料之後轉頭看了一下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誇張,超誇張的對不對?」我瞪大了眼睛跟阿政說。

 

幸好事情沒有繼續誇張下去,接下來言哥介紹的Keyboard手、貝斯手、鼓手等等團員,都跟我剛剛亂講的名字一點關係也沒有,不然要是再來個”坦克”,我跟阿政應該會立刻閃人,趁時間還來的及之前衝下山去買樂透。

 

總共介紹了四個樂團,加上好幾個優秀社員之後,發表會就從”壓克力”的開場歌曲「Keep the Faith」開始,那是Bon Jovi的歌,好像吉他社的人都有點崇洋,常常經過吉他社附近聽到的歌,都是拿國外樂團的歌來練團,台灣的不好嗎? 我就覺得五月天超屌的。

 

其實我蠻喜歡聽歌的,而且胃口還不小,什麼歌都聽,流行搖滾抒情古典小品,甚至電玩音樂我都聽得津津有味,雖然我自己幾乎不打電動,手機裡打發時間用的除外。台上的表演雖然不算頂級,但至少還不錯聽,看著他們賣力地演出,我的掌聲也絲毫不吝嗇。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九點,”小型演唱會”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這時候”言哥”又上台了。

 

「各位同學,他們表演得好不好~~?」言哥說完還把麥克風指向觀眾區,好像要逼觀眾大聲回應的感覺。

「好~~~~~~」巨大無比的回應聲在密閉的體育館裡面特別響亮。

「接下來我們要進行一個從沒有嘗試過的表演。」

 

此話一出,台下當然議論紛紛,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在熱烈討論著

 

「我們吉他社以往在辦發表會的時候一直都是不斷的表演、表演、表演,這次我們要來點不一樣的,為了展現我們認真練團的音樂實力,我們決定開放三位自願者上台演唱,伴奏方式可任選,可以選單人木吉他伴奏、樂團伴奏或是Keyboard手伴奏,歌曲的話可自選喔~只要不會太難的,我們一定會為同學全力以赴的。」

 

我一聽,覺得還挺意外的,這吉他社真有那麼神嗎? 隨便挑一首歌都行? 就當我還在不以為然的同時,我的右手突然被另一隻手快速的舉起,就像日本摔角裁判把勝利者的手舉起來一樣,然後就聽到阿政這渾蛋的大喊:「言哥~~~這裡有人自願~~~」

 

我當然馬上掙脫了我的右手,拼命的揮手向台上及無數個轉頭過來看我的人解釋著。「沒有沒有沒有~~他亂說的啦~~我沒有要自願啦~~!!」

 

不知道言哥是真沒看到還是裝不知道,竟然還落井下石:「好~!!太好了~!!竟然這麼快就有同學願意上來獻唱歌曲,讓我們大家給他最大的掌聲,實在太難得了這位同學~!!」我的臉色應該是難看到了極點,觀眾們還自動讓出一條路讓我過,好像非要我上去不可,這時候阿政已經躲到柱子後面,我能夠想像到他現在的嘴臉有多麼猙獰。

 

沒辦法,我覺得現在不上去好像除了不給言哥面子之外,觀眾也會把我拱上去。硬著頭皮上了台,接過麥克風,往台下一看,天阿,怎麼跟剛剛在台下看感覺差這麼多,超多人的啦,我腦中一片空白,幾乎快聽不見言哥在希哩嘩啦講些什麼。

 

「這位同學,先自我介紹一下吧~你是哪個系的同學?」言哥笑嘻嘻的說。

「咦? 喔,我叫連宇哲,同學都叫我阿哲,我們是哲學系的…..」我能感覺到我的聲音在發抖。

「哲學系的喔~不簡單喔,我聽說哲學系的同學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耶~對不對?」

「不知道,我才剛進學校不到兩個月…..」

「喔~~原來是我們學校的新同學阿~你好你好,那麼阿哲你今天這麼有勇氣上來,想唱什麼歌呢?」

 

我哪知道要唱什麼,要不是蔡宇政那混蛋,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裡。

 

「ㄜ…..學長…其實我不是自願上來的啦…..」

「呵呵,沒關係啦,既然都上來了,就挑一首歌唱吧~不知道要唱什麼歌的話,我們這裡還有一些歌譜,你也可以挑一首這裡面的歌,這些都是我們社員在練團的時候在用的歌譜。」

 

我稍微翻了一下歌譜,除了英文歌曲之外,倒也有不少中文流行歌曲,連周杰倫的歌都有。我看來看去,指了一首我跟朋友去KTV時常唱的歌:游鴻明的”受困思念”。

 

「學長,我唱這首好了…..」

「我看看….受困思念喔,這首超好聽的,OK,那你要怎樣的伴奏組合呢?」

「ㄜ….都可以啦」

「好,這首歌比較抒情,我派出我們的招牌Keyboard手單獨為你伴奏如何?」

「嗯….謝謝學長」其實我的聲音還是在顫抖。

 

言哥轉過身,向後台探了一下頭,比了一個手勢,然後就有兩位同學搬了一台電子琴放到我旁邊,然後一位女同學從後台走了出來站在言哥旁邊。

 

「阿哲,這位就是本社招牌Keyboard手,”小恩”,剛剛也有在幾首歌曲中表演喔~」言哥向我介紹著,小恩禮貌地向我點了一下頭,我也趕緊點了個頭。

 

這是我跟她的第一次見面,我突然有點感謝阿政那混蛋。

 

—————————————————————————————–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待續……

作者:LuLu

2008.03.10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