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2




我不太敢正視她的眼睛,除了在台上已經夠緊張之外,我有點害羞,因為我看到小恩的第一眼印象就是那種…..走在路上看到會回頭在心裡OS說「哇…好正…」的那種女生。她穿著吉他社的社服,俐落合身的牛仔褲,留著一頭長髮,身高大概到我的肩膀,最重要的是,她笑起來真美。

 

言哥:「那接下來就看你的囉~阿哲~讓我們再給他們一次最熱烈的掌聲吧~!!」

言哥說完便往後台走去。小恩走到Keyboard後面面對觀眾坐了下來,稍微調整了一下琴的高度,雙手輕輕的放在琴鍵上,轉頭問我:「你準備好了嗎?」

「咦? 喔….應該可以了…」我的臉一定超紅的。
「嗯~加油喔~」她笑著說。(天阿…我上輩子一定有認真燒香拜拜)

 

前奏開始,很熟悉的旋律,雖然跟原曲不一樣,但是我聽得出來是”受困思念”,我偷偷的瞄了一下小恩,她的表情很輕鬆,但是又很專注在讓雙手在琴鍵上移動,那前奏實在太美了,台下一點聲音也沒有,似乎都跟我一樣在享受著美妙的鋼琴音樂。小恩彈著彈著,突然停了下來。

 

「你幹嘛不唱?」

台下傳來一陣笑聲,原來我已經錯過開頭第一句,完全忘記我要唱歌。
「喔對對對,因為妳彈得太好了,好聽到忘了唱歌…..」
「呵呵,別拍馬屁,認真點吧你~」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舉起了麥克風,小恩再次彈起了前奏。

「在你的愛情裡,留著流浪血液,我卻下注一顆癡情的心,想把你牢牢留在懷裡…….」

 

這首歌大概4分多鐘,在前面的一分鐘我的聲音肯定還在微微顫抖,但是過了之後就好多了,想說拼了,於是我把眼睛閉上,認真的唱著歌,心裡想著就把這裡當作KTV吧,超大型的包廂,有一堆不認識的人在聽我唱歌。

 

「My Love~就算你…不明白……」

終於唱完了,而台下的掌聲….有點稀落。
算了,我知道我的歌聲沒辦法跟吉他社的高手們比較,今天算是我倒楣站在這裡。言哥從後台走了出來,「唱得不錯喔~阿哲~,大家覺得他唱得好不好?」

「好…..」觀眾們好像不是很想回答的感覺。

 

「那我們再一次熱烈掌聲感謝哲學系的阿哲同學~!!」

小恩又看了我一下,笑著向我比了一個大拇指,那意思感覺是「唱得不錯喔~」,我走過去說了聲謝謝之後便往台下走去,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還飄來一股淡淡的香味,我不知道那是哪個牌子的香水,但是…好香。

 

 

剛走下台,阿政就站在舞台旁邊,用一種非常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我。
「真了不起耶~”阿哲同學”」
「謝謝你阿….”阿政同學”」
「幹嘛這樣啦~我是看你生活枯燥乏味,在幫你找生活的樂趣耶~」
「屁!」
「好啦好啦~那我等一下請你喝飲料嘛….別生氣啦~」
「不用,我連宇哲沒那麼好打發。」
「拜託啦,我保證下次不整你啦~」
「還下次咧~!!」
「好啦好啦,別氣別氣~唱完感覺如何啊?」
「還有什麼感覺? 你上去站在上面就知道是什麼感覺了。」
「我剛遠遠看那個幫你伴奏的女生好像長得不錯耶~」
「什麼不錯,你想太多了吧,我哪有空在那邊看,緊張都來不及了。」
「真~~的~~嗎~~~?」阿政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
「真的啦~」

 

其實我不太想告訴阿政我看到的小恩很漂亮,哼,誰叫他要害我。接下來陸續又有兩個可憐蟲被拱上了台唱歌,依照剛剛的經驗,很顯然這兩位同學也是被逼的。可憐蟲兩枚都唱完了之後,時間已經是九點四十五分了,言哥又走到了台前。

 

「感謝大家今晚熱情的參與,今天的全部演出就在這裡告一段落,謝謝大家的參加,希望下次吉他社辦活動的時候,大家可以再來參加喔~謝謝大家~」

體育館開始散場,一時之間非常吵雜,所有人都往門口擠,我們走到了門口,突然有個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轉過頭,是小恩。她揹著一個背包,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你剛剛還好吧,我看你好緊張。」
「ㄜ….我…..」天阿我竟然講不出話。
「他才不會緊張,他上去之前超有自信的~!!」混蛋阿政馬上插了話。
「妳該不會就是剛剛在台上幫他伴奏的那個人吧??」完了,還是被阿政發現了。
「是ㄚ,你好,我叫小恩。」
「原來如此阿……連宇哲…….這就是你剛剛說的……不怎麼樣的…..」
我幾乎是反射動作的用手嗚住阿政的嘴巴,趕緊解釋「沒有沒有沒有~妳別聽他亂說~!!!」
「呵呵….」她又笑了。

阿政用一種很賊的眼神看著我,我懶得理他。
「小恩妳彈琴真是超神的」
「沒什麼啦,我小時候六歲就開始彈琴了….」
「哇賽,那妳彈十幾年了喔~」
「對ㄚ~」
「妳是什麼系的阿?幾年級?」
「我喔? 我是音樂系二年級」
「果然,這麼有音樂細胞就是要念音樂系」(我到底在拍什麼馬屁…)
「呵呵,最好是這樣啦….我得先走了,我還有事情要忙,得趕公車回家呢~」
「好好好,不耽誤妳時間,拜拜~」

目送小恩離開,我已經可以猜到阿政會說什麼。
「喂,阿哲,你最好是遇到漂亮女生都自己留起來啦~」
「我懶得理你」
「虧我們還這麼麻吉….」

 

 

我跟阿政一邊走一邊哈啦,我不怎麼專心聽他亂扯,原因很簡單,我腦袋裡都是剛剛在台上,還有在體育館門口的畫面。隔天在學校下了課之後,我”刻意”繞到吉他社附近,想看看會不會運氣這麼好遇到小恩,沒想到老天爺還真眷顧我,一走過去小恩剛好正要走進吉他社。

 

她好像也有看到我。
「咦? 你不是昨天那個….」她顯然不記得我叫什麼。
「我就是昨天很倒楣第一個上台唱歌的阿哲啦」
「呵呵,原來是你,難怪我覺得有點眼熟。」
「妳的背包都裝什麼阿? 看起來還蠻重的說~」
「這個阿? 這些都是歌譜阿,我每天都會帶來學校。」
「每天背來學校? 怎麼不放在社團呢? 這樣比較方便吧?」
「呵呵,我知道阿,昨天發表會結束因為還有點事就直接走了,忘了先拿去社團放。」
「喔喔~原來是這樣。妳也剛下課喔?」
「對ㄚ,今天要來社團忙一些事情。」
「嗯嗯,那妳去忙吧,很高興認識妳~那我不打擾妳了~」
「嗯,那我先進去囉~拜拜~」

 

 

YES~!!第一次的閒聊竟然這麼愉快,我連宇哲今天真是走運了。

回到宿舍,阿政已經洗好澡坐在電腦前。

 

「靠~阿政你又翹課喔?」
「屁啦,我下午沒課」
「喔,你在看什麼?」
「喂,昨天那個叫小恩的應該就是這個人吧~」
我走了過去,阿政正在看的是吉他社的社團部落格,上面有社員簡介。
「所有女社員的名字裡面只有一個名字裡面有個”恩”字,應該就是了吧~」阿政斬釘截鐵的說。
我看了一下,阿政指的名字是”梁若恩”,不錯,這名字蠻好聽的,上面有生日,1985年7月13日,20歲…..竟然跟我同年。
「你又知道是她了? 又沒有照片。」
「十之八九跑不掉啦,不然明天你去問問看」
「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兒幹,專程去問她叫什麼名字喔? 神經病你自己去。」
「還裝咧…你一定想認識她,真的要我幫你問嗎?我很樂意的喔~」
「神經病,我要去洗澡了」

 

音樂系,大二,跟我同年耶,我是大一,那我要叫她一聲學姊嗎? 不不不,那感覺就有點距離,還是叫小恩好了,因為我也是20歲。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大概三天就有兩天下了課會”自動導航”經過吉他社附近,想去看看小恩,有時候沒見到會有點失望,但是如果有看到她我就會覺得今天做什麼事都很順,有時候她轉頭看到我還會跟我打聲招呼咧……對,就是那個笑容…..

 

 

我當然想找機會認識她,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接近她,總不能每天這麼故意經過吉他社吧,一定要想想辦法。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一個月後,我再次經過吉他社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難得的機會。我一如往常的走了過去,就在”緩慢”經過吉他社的門口的時候,聽見了小恩的聲音。

 

 

「阿哲同學~!」我停下了腳步,往裡面一看,只有小恩一個人。

「咦? 怎麼只有妳一個人阿?」我納悶的問,其實心裡有點高興。
「喔,今天大部分社員都去跟世新吉他社聯誼了,所以今天這裡沒什麼活動」
「聯誼? 那妳怎麼沒去?」
「我不喜歡聯誼,我覺得大學生的那種聚會都很假。」
「說的也是,那妳在幹嘛?」我不敢說”那種聚會”我也去過好幾次,被阿政拖去的。
「上次發表會結束之後有一堆東西都還沒整理,大家都太忙了,而且平常社團裡面都會有一些學長姐在幫學弟妹們上課,不然就是樂團會過來練團,沒什麼時間可以整理,今天剛好社裡沒人,我就想說過來整理一下。」
「是喔~原來是這樣~真是辛苦妳了~」
「你可以幫我一下嗎?」
「咦? 喔,好阿~」
「這四顆重低音喇叭和那幾箱音響器材要搬去裏面那個小房間,太重了我搬不動…..」
「OK,那個小房間是吧,搬去裡面放哪裡都可以嗎?」
「嗯…..就放最裡面角落好了」

 

 

說的倒輕鬆,那幾顆喇叭真不是普通的重,我搬完四顆就已經喘得要死,有點後悔高中的時候怎麼不好好鍛練體力。陸陸續續搬了一堆東西,半個小時過去了,吉他社裡面比較亂的東西都已經收得差不多了,總算是看起來整齊多了,不像之前經過的時候看起來那麼亂七八糟。

 

整理完之後,汗流浹背,我拉了張椅子坐了來想休息一下,小恩還在整理一些文件夾之類的東西。我看著小恩的背影,雖然她穿著普通的T恤,但是感覺她好瘦。
「你幹嘛盯著我看?」哇賽,連背對我都知道我在看哪裡。
「沒、沒有阿,我在發呆…在休息阿」
「呵呵,真的嗎?」
小恩一邊說一邊也拉了張椅子坐在我旁邊。
「呼….終於整理完了~現在好整齊喔~」小恩開心的說著,她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這群社員也真狠,竟然留妳一個人在這裡整理社辦。」
「呵呵,不要這麼說啦,是我自己不跟他們去聯誼的,反正我也沒事阿」
「對了,我上次在家裡逛學校的社團部落格的時候,有看到你們吉他社的部落格」
「是喔~覺得精采嗎?」
「還不錯啦~不過我有看了一下社員的簡介,妳好像叫”梁若恩”是不是?」
「哇~你怎麼會知道是我?」小恩瞪大了眼睛的模樣可愛極了。
「因為剛好只有一個女生的名字裡面有”恩”這個字,我就想說應該是妳吧~」
「呵呵,竟然被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為了公平起見,我也告訴妳我的名字,我叫”連宇哲”,連戰的連,宇宙的宇,哲學的哲。」
「我並不想知道你的名字阿~」
「ㄜ…….」我突然不知道要接什麼話。
「呵呵,開玩笑的啦,原來你叫連宇哲喔~我記得你是大一新生對不對?」
「是阿,不過我跟妳同年喔~」
「為什麼?」
「因為我晚讀一年,我八歲才讀小學一年級」
「是喔,所以你也是74年次囉~」
「沒錯。」
「所以妳不用叫我學姊囉?」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
「如果妳覺得需要的話,我可以稱呼妳一聲小恩學姊。」
「呵呵,不用了啦,叫我小恩就好了。」

 

 

她又笑了。

 

 

「阿哲同學,今天真是謝謝你的幫忙,不然我真的搬不了這麼多東西呢~!!」
「叫我阿哲就好了,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雖然這舉手之勞有點過重…)
「那我以後要搬東西都可以找你嗎?」
「妳常常搬東西嗎?」
「不會啦,只是想說你這麼熱心以後有事情的話也可以找你幫忙阿~」
「當然可以阿,我是全世界最熱心的人」我拍拍胸脯,不要臉的說著。
「噗~還全世界最熱心咧….」

 

 

更幸運的是,我們互相留了手機,在我離開吉他社之前她給我的,因為我要走之前她問我之後要怎麼找我,我便給了她手機號碼,她就覺得好像只有她有我的號碼好像不太對,便也給了我她的手機號碼。

 

 

我越來越相信,我上輩子如果不是有認真燒香拜佛,就是做了很多善事。

—————————————————————————————–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待續……
作者:LuLu
2008.03.12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