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文

[小說連載] 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 05




阿政沒有跟我一起回宿舍,他跑去網咖了。我問他幹嘛不在家裡上網,他說在網咖比較有感覺,因為

有很多人一起”廝殺”,感覺很High。這是什麼道理? 阿政的理論總是匪夷所思,難怪會跟我一樣來念哲學系。

 

我躺在床上,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拿起電話,撥給小恩。

 

「喂~小恩嗎?」

「嗯~」

「妳剛剛打給我有事嗎? 我剛好在騎車沒接到~」

「是嗎? 是你不想接我電話吧?」

「沒有啦~冤枉阿…..我真的在騎車啦~」

「好啦,相信你」

「嗯,有什麼事嗎?」

「沒有啦….只是覺得有點煩,想找人聊聊天….」

「煩..? 煩什麼?」

「最近有一個學長一直打電話給我,說要約我出去….」

「是喔~那個學長怎麼了嗎? 人不好嗎?」 (其實我想說的是”那就別理他就好啦~”)

「不是….那個學長人很好,是我們音樂系的大三學長….」

「人很好? 那妳在煩惱什麼呢? 就去阿~」 (我心裡當然不是這樣想的….)

「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他……」

「他怎麼了?」

「可是他有女朋友了……」

「喔~~原來如此,搞了半天原來是這傢伙想劈腿對吧?」

「我不知道,至少他也沒有主動跟我講過什麼…..」

「是嗎? 那你們在學校會常見面嗎?」

「還好,只有兩堂課他之前被當要重修,然後是跟我上同一堂課會見到面」

「那你們怎麼認識的?」

「我們有一堂課的作業被分在同一組,那個時候認識的。」

「嗯….那…..他人到底怎樣?」我有點緊張。

「他說話很客氣,不像其他男同學嗓門很大,嗯….應該是說很紳士的感覺….」

「嗯….」完了….很紳士….跟我完全不同…..

「他主修的是薩克斯風,我有看過他在課堂中表演過,很厲害耶~」

 

又完了…..會玩音樂…..

 

「之前我們常常閒聊,就聊一些跟音樂有關的東西之類的,還蠻談得來的。」

「嗯…..然後呢?」

「但我覺得他最近跟我走得越來越近,常常打電話給我看我在幹嘛…有時候也沒什麼事情」

「嗯….」

「後來我覺得他的舉止有點奇怪,有時候看著我好像有什麼事情要講,但是又沒講。」

「嗯….那我倒是肯定了,他肯定喜歡妳。」

「我也是有這種感覺,但是從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之後,就會覺得我跟他之間的互動很奇怪,好像隨時

都有人在監視的感覺…..」

「嗯….我懂妳的意思,也了解妳在煩什麼了。」

「那我該怎麼辦呢….阿哲….」

「嗯….其實我也沒什麼好辦法耶,那就跟他保持距離囉~」

「我也知道該跟他保持距離,但是他又一直打電話來,我總不能不接吧?」

「誰說的,妳可以不接阿,到時候再跟他說妳在忙沒辦法接電話,不然就說妳要念書之類的,請他不

要再打不就好了?」

「真的要這樣講嗎?」

「不然妳能怎麼辦? 為了一隻蒼蠅要換掉手機號碼嗎? 好像不太值得。」

「幹嘛說他是蒼蠅….」

「抱歉我舉個例而已……只是沒必要為了一個人換掉手機號碼吧~」突然覺得我剛剛有點急。

「嗯….好像暫時也只能這樣。」

「別想那麼多了啦,都快要期末考了,專心念書比較重要吧。」其實我想說的是,別再想他的事情了

吧,想想我如何?

「嗯….也對….最近我為了這件事情真的有點煩。」

「哎呀….妳長那麼漂亮,有人追是正常的事阿,妳看看連有女朋友的都來了….」

「你少來,你真的這麼認為嗎?」

「嗯,真的,我敢發誓。」天阿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說這些。

「呵呵,神經。」

「從那天妳在我旁邊彈鋼琴幫我伴奏的時候我就這麼覺得了。」

「你是說發表會那天? 覺得什麼?」

「就覺得….」

「覺得什麼?」

「覺得妳很正啦….」我怎麼會講出這麼俗氣的話…..

「呵呵,你還真敢講耶~」

「不然要怎麼講….我只是實話實說….」

「對你們男生來說,到底”很正”的定義在哪裡?」

「這……..」

「你們都會講說哪個女生”很正”之類的話,到底正跟漂亮有什麼不一樣嗎?」

「ㄜ…..其實好像都一樣…..」

「那為什麼要講”正”不講”漂亮”?」

「妳這麼一說我又突然覺得”正”應該比漂亮還要厲害。」

「為什麼?」

「不知道,如果說”漂亮”是A級,那”正”就是A+。」

「所以我是A+囉~?」

「….我不好意思講了啦…..妳這樣問很奇怪….」

「哼~不講就算了~」

「好啦好啦,妳是A+,頂到天的A+可以了吧~」我又開始急了。

「呵呵,開你玩笑的啦,看你急得咧~」

「嗯….真是的….」

「那我要去念書了….」

「OK,我也要去念書了」

 

掛上電話,我的腦袋一直在轉著四個字:「大三學長….大三學長….大三學長….」。我真的那麼衰嗎? 大

學生活幸福的第一戰竟然就遇到天敵? 而且還是個”紳士”? 還會玩樂器? 講話很客氣? 天阿……看來我的

幸福之路有點歪掉的感覺。

 

原本想要看書的,想了一想覺得有點悶,今天又是週末,實在有點不想看,可是下週一就要開始期末

考了,現在不看什麼時候看? 我掙扎了很久,最後的決定還是”不看”,我決定去找阿政。

 

我打給阿政問了網咖的位置,到了網咖阿政也正在廝殺中,看來沒空理我,我開了一台阿政旁邊的電

腦,開始無聊的在網路上亂逛起來。

 

現在的年輕人都很喜歡自拍,然後把照片上傳到網路上,放在部落格裡面讓網友觀賞,這到底是什麼

樣的文化? 好像沒有部落格的人是很落伍的感覺。我在部落格的領導者無名小站裡面到處亂逛,看著

一些網友的生活日記,心情寫照之類的,看得有點無聊,看著看著竟然有點睡意了。

 

這時候突然一陣電話聲把我吵醒,看了一下又是小恩。

「喂….阿哲嗎?」

「嗯,怎麼了? 妳不是在念書嗎?」

「沒有阿,你那邊怎麼那麼吵?」

「喔….ㄜ…我在網咖。」

「在網咖? 你不是也說要念書嗎?」

「ㄜ…就突然覺得很悶就跑出來了,我跟我同學在這裡」

「我突然好想你…..」小恩竟然突然講出這句話。

「ㄏㄚˊ…??? 妳…妳說什麼??」

 

「白癡,你口水流出來了啦~!!!」是阿政的聲音。

 

聽到阿政的聲音我才知道我在作夢,沒想到趴了一下就睡著了,為了確定一下我還拿出了手機看,嗯

,確定沒有人打來,我真的在作夢。好可惜阿…..原來剛剛小恩講的是假的,她說想我耶…..如果是真的

接下來她還會說什麼嗎?

 

「阿政你剛有聽到我講什麼嗎?」

「講什麼? 沒有阿,我就看你一邊睡嘴角還露出微笑= =」

「然後呢?」

「然後? 然後口水就流出來了啦,超誇張的你,你是夢到什麼春夢了啦~」

「幹嘛告訴你。」

「我看你八成是夢到小恩對吧?」

「剛剛才沒做夢好不好,我才趴一下而已。」

「少來了啦,不講就算了。」

 

我才不要跟阿政講這些,這可是我的”秘密”,雖然有點丟臉。

 

我跟阿政在網咖待到凌晨一點多,回到宿舍都已經兩點了,宿舍門禁是24點,我們打了電話叫同學幫

我們開了門,一看到床我整個人都癱了,一瞬間就睡著了。

 

本來應該是一個美好的星期天,卻因為星期一要期末考,變成了奮鬥努力的一天,阿政難得乖乖的坐

在桌子前K書,電腦也沒開,音樂也沒放,十足的用功學生模樣,看起來還挺不習慣的,畢竟這是我

們上了大學之後的第一個期末考,用功一點是當然的吧,我也總不能大一都念不完就被趕回高雄去,

老爸老媽會把我殺了…..

 

考試當天,我隨便吃了早餐就早早進了教室準備。

 

鐘聲一響,我的第一張考卷發了下來,稍微用眼角餘光環顧了一下四週,哇塞….大家都振筆疾書是怎

樣,題目很簡單嗎? 我怎麼覺得考卷上密密麻麻的題目讓我有點提不起勁的感覺…..

 

寫著寫著,有個題目不得不提一下。

 

多重選擇題:「電影”駭客任務”中,所傳達的哲學思想概念與下列哪些選項具有同樣意義?」「A.五蘊

皆空  B.輪迴  C.柏拉圖-洞穴理論  D.笛卡兒-第一哲學沉思錄  E.涅槃概念」

 

這什麼鬼? 駭客任務不是打打殺殺嗎? 我記得國中的時候看那部片就感覺基諾李維很屌,可以看到子

彈的軌跡超神的而已,沒想到竟然出現在哲學概論的考題,我倒很想知道阿政會選什麼答案。

 

後來考完試我問阿政那題駭客任務的題目他寫什麼,阿政說ABCDE,我寫的是ABCE,後來事實證明阿

政是對的,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是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錄,但是阿政又補上一句…..他這題是因為不會

寫所以用猜的隨便寫…..原來老天爺都不照顧老實人。

 

「誰叫你那天西洋哲學史要落跑,教授說要看駭客任務。」

「屁啦,真的假的?」

「真的,教授說的,他說可能會考」

「那你怎麼沒告訴我?」

「我忘了嘛。」

「蔡宇政你好樣的,虧我常常買鹽酥雞分你吃!」

「好啦,一題而已是怎樣。」

「那你還說你是用猜的,我看你根本就會寫。」

「我是用猜的沒錯阿~因為我根本也沒去看駭客任務。」

「…………….」阿政的回答還是令我跌破眼鏡。

 

一連三天的考試,讓我有點用腦過度,申論題占的比例多到超乎我的想像,念哲學的好像就是要很會

思考,隨便一個題目就可以屁一篇長篇大論深富含意的文章,我的道行還沒有那麼高,每次遇到申論

題我都寫個一百字就快掰不下去了,阿政更慘,幾乎都不到五十字。考試過程中還會看到有同學寫到

欲罷不能,舉手跟監考教授多要了好幾張答案紙來寫,看得我真是慚愧…..

 

考完試之後,也即將要放寒假了,老媽來過電話問我寒假回不回高雄,我只說了過年那幾天會回去,

因為有找了工作,老媽也算體諒,吩咐了一堆要注意的事情之後就沒在說什麼,至少她覺得我長大了

,知道要賺錢很不容易,能夠幫忙一部分的學費也好,家裡負擔會比較輕。

 

阿政沒去找工作,我問他寒假打算幹嘛,他竟然說除了過年要待在家裡之外,寒假要去日本玩個10天

~!!! 我真羨慕有錢人家的小孩,日本耶…..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想都不敢想….

 

「阿政你都不去找工作喔?要放寒假了耶~」

「不要,我寒假要出去玩。」

「出去玩? 玩一整個寒假喔?」

「沒有啦,我要去日本玩10天,跟家人去。」

「日本~!?這麼好….」

「還好啦,我高中的時候還有跟爸媽去了美國跟紐西蘭,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去日本。」

 

阿政口沫橫飛的說著以前出國的趣事,說的我更羨慕了,算了,沒那種命,我還是乖乖的腳踏實地去

工作比較實在,想這些有的沒的只會讓自己失望而已。

 

那小恩呢? 她寒假要作什麼? 繼續練鋼琴嗎? 參加社團活動? 我還是不太敢主動打電話給她,沒為什麼

,因為我卒仔。雖然說我這樣的個性會錯失很多機會,但我寧願這樣,也不願在小恩面前一時心急講

錯話,到時候讓小恩對我印象不好就什麼都沒了,至少現在小恩對我的感覺應該是不差吧,慢慢來沒

關係,我對自己這麼說。

 

準備到好樂迪松隆店報到的第一天是星期五,在學校下課之後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宿舍,拿了衣服

褲子就騎著車去報到。

 

「你好,我是今天要來報到的新人…」

「要報到嗎? 好的您這邊請….」

 

我走下樓梯之後有另一個服務生帶我到了一個像是辦公室的地方。

 

「你是要報到的新人嗎? 叫什麼名字?」是那個”LuLu襄”。

「我叫連宇哲。」

「喔~~宇哲你好,來,這邊先坐一下,我拿幾份資料給你寫,寫完之後你請這邊的人通知我一下。」

「好,謝謝,叫我阿哲就可以了。」

 

LuLu襄稍微跟我講解了一下要寫的文件內容之後,便離開去忙他的事情。我迅速的把資料寫完之後,

請辦公室裡面另一個襄理通知了LuLu襄。

 

「寫完囉? 真快,那你有帶襯衫和褲子來吧? 我看你穿的是牛仔褲。」

「有有有,因為今天下課有點趕,所以還沒換。」

「好,那我帶你去燙衣服,順便換裝,等一下我幫你拿背心。」

 

來到LuLu襄說的休息室,裡面有不少人在休息看電視、聊天什麼的,也有一些人急急忙忙的在準備,

好像也是趕著要上班。大家看到我都沒講話,我有種奇怪的感覺,還好LuLu襄有幫我稍微介紹了一下

:「他是今天報到的新人,等一下你們就會認識了啦。」

 

「來,這是燙衣板跟熨斗,你會用吧?」

「我…不太會燙衣服….」

「真的假的? 好吧我教你。」

 

我很少穿襯衫,當然更不用說燙衣服了,只燙過一次吧,高中畢業典禮的時候老媽逼我燙的,她說那

是”正式場合”,服裝儀容要打理好,我看我媽還蠻適合做服務業的。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衣服燙完,穿上了背心,打上了領結,別上了一個”服務人員”的金光閃閃的

胸牌,我看了一下鏡子,嘿嘿,還挺人模人樣的咧。

 

「走吧,我帶你先去認識環境跟同事~」

 

突然有點緊張,第一天上班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把包包都安置好之後跟著LuLu襄走出辦公室,到了

第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叫做服務鈴,是一個工作站單位,可以看到目前的包廂狀況和準備一些提供給客人的東西

。」

「嗯。」

「她叫曉蘋,我們都叫她Apple,她是這一區的服務鈴,也就是負責這個單位的人。」眼前是一位不

太高的女生。

「Apple她叫連宇哲,叫他阿哲就可以了,今天第一天上班,19:00-24:00」

「嗯,阿哲你好阿~」她好像看起來有點兇,得小心一點。

「妳好。」

 

LuLu襄之後又帶我繞了一大圈,天阿松隆店還真大,繞起來像迷宮似的,繞到最後我都已經忘記前面

LuLu襄講過什麼了。

 

「好,阿哲你今天就先待在B區吧,跟著她就對了,跟著她。」LuLu襄指著Apple說。

 

LuLu襄又離開去忙他的了,留下我跟Apple,我突然有點緊張。

 

「阿哲你有上過新人訓嗎?」Apple問。

「ㄜ….什麼是新人訓?」

「嗯,看來你應該沒上過,好吧,我先教你怎麼看電腦,紅色代表……….藍色代表…..」

 

Apple的身高真的不高,但那服務鈴區的電腦螢幕卻有點高,那電腦好像是觸控式的,我有點懷疑她

點得到嗎? 不過後來我知道我想太多了,她有一支長長的鉛筆用來點…..

 

「這裡是內吧,專門出酒、冰塊和飲料,還有洗杯子等等」

「嗯」

「我先教你清包,就是客人離場之後要做的事情。」

 

推著一台放滿各式各樣東西的推車,我們來到一間凌亂的包廂,看起來像阿政的書桌和床上一樣亂。

裡面有一個人已經在收杯子,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來,進包廂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開電燈…..然後….」

 

我認真的聽著Apple講清包的流程,突然裡面那個收杯子的人轉了過來看了我一下,我呆掉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幾乎是同時講出這句話的,Apple也嚇了一跳。

 

我的天阿,竟然是小恩。

 

「你們認識喔?」Apple問小恩。

「嗯,我們是同一間學校的,算是同學吧,但是不同系。」

「那小恩妳先教他好了,他今天第一天,妳先教他清包就好了。」

「嗯,好阿」

 

Apple講完就走了,包廂剩下我跟小恩。

 

「阿哲你怎麼會來這裡阿? 嚇死我了。」小恩顯得非常驚訝。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的吧,這裡超遠的耶,妳怎麼也跑來這裡打工??妳做很久了嗎?」

「沒有啦,是我同學硬拉我來這裡作的,但是她後來卻先離職了,我只是星期五和星期六假日會來而已,平常沒有上班,大概半年了吧。」

「我的媽呀…..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妳,妳不覺得很遠嗎?」

「一開始會阿,但是我都坐捷運,坐久了也習慣了,你呢?」

「我喔? 我覺得蠻遠的,但是學校附近又找不到工作,寒假又想賺點錢,因為阿政的高中學長在這裡做,所以他才幫我找到這裡來。」

「阿政朋友? 叫什麼名字阿?」

「蕭岳恩。」

「喔~~是岳恩喔,他只有做寒暑假而已,應該這幾天就會回來了,他超搞笑的啦~」

「呵呵,阿政也有跟我說過他的事情。」

 

我們一邊聊天一邊清著包廂,我突然覺得好幸福。

 

這是老天爺第三次眷顧我了,從我被阿政陷害上了吉他社發表會的舞台之後,遇到小恩,然後小恩給了我電話,現在又在離學校這麼遠的好樂迪遇到她,還跟她一起工作….天阿….這情節是不是有點太像小說了?

 

相信我,這不是小說,也不是在作夢。

 

 

———————-

Missed Call – 05

Continue…..

———————-




留下評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To Top